【司法】陳福氣:監獄不空誓不休息

監所收容人踏出監所大門,絕對不回頭,更不會說再見。在監所中服務的公部門人員,做不慣的大有人在,甚至有人工作一段時間,寧願與垃圾為伍,轉調一般清潔人員也不回頭。
可是,就有這麼一名可愛的長者,已七十一歲高齡,仍陣日騎著他的鐵騎,風塵僕僕的穿梭在北台灣各監所。十五年來,矯正人員已習慣了他的按時出現,看著他健朗的步伐走來,拉開大門,親切招呼一聲「陳老師」,他總會報以洪亮的「您好」。

萌生另一個角色進行教化的念頭

【司法】陳福氣:監獄不空誓不休息
身高約一七五公分的陳老師,身材保持適中,最特別的是兩眼,不論何時望見,總是炯炯有光,渾身帶勁;很多矯正人員,早已視「陳老師」為監所一分子,也知道他就是以親身經歷為本,以前人智慧為輔,熱心給予收容人向上力量的教誨志工陳福氣。殊不知,他可是現任矯正署長巫滿盈的大學長,一生三十二年公務生涯,始終未離監所一天,直到從台北少年觀護所副主任一職退休。
一九六九年,陳福氣自警官學校(警察大學前身)畢業後,擔任台北看守所科員,二○○一年退休,長達三十二年時間,看著監所收容人進進出出,眼熟的愈來愈多,顯現監所制式的教化仍有其不足,萌生以另一個角色進行教化的念頭。
退休後的第二天,陳福氣打電話給原來任職的北少觀說:「我要回來當志工。」這麼簡單一轉身,又回到少觀所,身分則由副主任,成為民間教誨志工。
很多人視監所為不祥之地,大部分的監所退休人員,都不想再回頭,但陳福氣爽朗地笑說:「矯正人員是人性工程師,目的就是改造敗壞的人」,他更以自己名字增溫說:「福氣到哪,活絡哪裡的福氣生活。」
陳福氣坦言,五十五歲時高掛制服退休,有一段不忍的過去,八○年許,身為台南看守所戒護隊長,香菸在當時仍是違禁品,不准吸菸,但私菸不時耳聞,陳福氣查緝後,引發一場風暴。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545期〉goo.gl/1zwkim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