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菸案是國家情報體系改革契機

因私菸問題讓總統蔡英文出訪成果「歪樓」,導致國安局長辭職下台。隨著檢調體系開始偵辦與交通部積極處理華航問題,這個由國安局特勤中心、總統府侍衛室與華航等單位的集體出包,之後可能就待司法單位調查結果,以釐清真相與責任。

把特勤中心獨立於國安局之外

雖然私菸問題容易吸引輿論聚焦,但此事真正問題是紀律廢弛導致的國安疑慮。前陸軍司令邱國正上將臨危受命入主國安局以重整紀律,但我們也希望能利用這個時機改革以國安局為首的情報體系,畢竟這是與國家安全最直接的問題。
私菸案是國家情報體系改革契機
私菸事件讓特勤中心獨立於國安局之外的呼聲再度出現。攝影/郭晉瑋
私菸事件使國安局特勤中心成眾矢之的,隨著國安局長辭職後,大家又發現特勤中心雖隸屬國安局,但負責總統、副總統維安事宜的實際上是總統府侍衛室,在陽明山上的國安局長,對於在府內的侍衛室很難有實質的日常管理,這也讓特勤中心獨立於國安局之外的呼聲再度出現。

由於總統、副總統維安與做為情報單位的國安局,在任務上不太一樣,兩者分屬不同專業。前者在明,以保護自家人為主,後者在暗,低調監偵敵情。因特勤中心前身「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當時就是仿照美國秘情局(原隸屬財政部,後改隸國土安全部)而成立的獨立單位,剛開始不隸屬國安局,直到一九八九年才納入國安局指揮。所以如果國安局對特勤中心還持續有管理的實際困難,加上兩者也存在不同的任務要求與組織文化,還是須考慮將特勤中心移出國安局。

根據《國家安全局組織法》,國安局隸屬於國家安全會議,綜理國家安全情報工作與特種勤務之策畫及執行,本質上就規定了國安局的本業就是情報,所謂的特種勤務也是與情報工作相關而發展出來的任務。更因在二○一四年七月通過《情資彙送作業辦法》,使得做為情報主管機關(律定於《國家情報工作法》)的國安局,能迅速掌握其他情報機關收集的情資,這使得國安局長變成類似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NI),掌握全國所有訊息,職權比美國中情局長大。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691期〉http://www.new7.com.tw/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