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社區復活記 歸來強「蒡」出擊

台灣屏東歸來社區,當地出產的柳川牛蒡,味道濃郁,口感鮮嫩,是許多食材達人的料理口袋名單之一。無論是日式天婦羅、法式龍蝦料理或義式巧克力,歸來牛蒡都能奇妙地融入其中。過去20年來,在返鄉農夫陳建行的努力下,當地牛蒡更逐漸轉往有機耕植,並開發出多樣的加工品,打響了歸來「牛蒡原鄉」的名號。

社區發展協會奠定基礎
農村社區復活記 歸來強「蒡」出擊
歸來社區慈天宮的牆上,以歸來三寶:「青蔥、豆薯與牛蒡」為題做對聯,反映這些農作物對當地生活的重要性。

早在日治時期,歸來已經被選為種植牛蒡的土地,其地理位置位於中央山脈沖積扇,土壤富含鐵錳等礦物質,是老一輩口中肥沃的「紅砂土」。「很神奇,屏東就只有歸來這一區的土能種牛蒡。」返鄉農夫陳建行表示,歸來牛蒡因為土質環境與歷史因素,屬於日本柳川黑牛蒡,與市面常見的美白牛蒡不同。
不過,歸來牛蒡的種植面積狹小,無法與農機帶動的大農經濟競爭,加上1997年口蹄疫爆發,農產品也無法出口到日本,以外銷為主的歸來牛蒡,因此失去主要通路。
「種牛蒡越種越窮啊!」陳建行家中三代種植牛蒡,因此見證了其興衰史。同樣為此感慨的還有當時的屏東市民代表蔣家煌,他有感於家鄉的沒落,於是,到處拜訪各領域表現優秀的歸來子弟,邀請大家加入歸來社區發展協會,試圖從各方面恢復家鄉的榮耀,而陳建行正是其中被延攬的一位。
歸來社區發展協會於1996年成立,從組織「歸來壘球隊」開始,逐漸打響名號,培養居民對地方的認同感,接著,從人文、教育、環境、社福、產業等面向全方位改造。針對牛蒡產業,協會則於2000年,推出「五年發展計畫」,藉由研發牛蒡料理食譜、產業教學與體驗、舉行推廣活動,提升居民對牛蒡的認識,並對外宣傳歸來牛蒡的品牌形象。
「每次協會辦活動時,社區媽媽就會忙著包牛蒡春捲。」協會創辦人之一,現任屏東縣衛生局局長施丞貴回憶,當初為了推廣牛蒡,全社區動員,不遺餘力。而陳建行接下英雄帖後,並沒有隨即返鄉,他選擇留在台北農林公司工作,學習產業與市場的運作,假日再返鄉務農。

農村社區復活記 歸來強「蒡」出擊
陳建行以生物科技與客製化加工,改變歸來牛蒡產業的困境。

有機種植,二級加工
歸來牛蒡田,除了面積狹小,也因為要輪作,所以無法大量生產。陳建行解釋,若長期耕作牛蒡,土地會產生「連作障礙」(連續耕作),因此當地農民輪流種植青蔥、豆薯、牛蒡,而這三種作物也被稱為「歸來三寶」。
既然無法與中國大量生產的美白牛蒡抗衡,陳建行採取「市場區隔」的策略,以注重品質的消費者為目標客群,推出取得認證標章的牛蒡。他所帶領的產銷班,幾乎所有農民都取得「三章一Q」──「有機農產品標章」、「CAS臺灣優良農產品標章」、「產銷履歷認證標章」及「台灣農產生產溯源QR Code」,更在2011年,榮獲全國十大績優農業產銷班。
這樣的榮耀得來不易,「剛開始做有機,田裡都是蟲,數量多到隔壁的田也遭殃,我還要背著農藥桶去幫人灑藥。」陳建行笑著回憶,當初的辛酸如今成為趣話。過去,為了找出病蟲害的禍源,他多次從台北直奔高雄區農改場,尋求專家的協助。一大早,廠長還未踏入辦公室,他已經坐在裡面等待。
「這個阿憨啊,本來白肉底,在冷氣機下辦公,現在回來做事,曬得跟我一樣黑。」蔣家煌談起擁有流傳病學碩士學歷的陳建行,總是稱讚他不畏困苦的精神。在台北上班時,經常天還未亮,他就動身前往果菜批發市場,觀察農產品拍賣流程,製作數據分析,深入了解牛蒡產業。在屏東鄉下時,他也觀察到老農的牛蒡良率只有七成,其他被蟲咬的、斷裂留在土壤裡的,成本全化為烏有。
為了提升良率,陳建行運用台灣農林OEM、 ODM的思維,購入多台加工機器,將外表有瑕疵的二、三級牛蒡做成產品,第一級的則送往生鮮超市。在這樣的產業轉型策略下,農夫可以對加工產品自主訂價,不受市場供需變動的影響。
許多知名食品大廠也指名使用歸來牛蒡當原料,「當廠商要客製化時我能馬上做樣品給他。」陳建行自信地說,靠著過去豐富的代工經驗,現在他接到各種客製化要求時,總是駕輕就熟。

農村社區復活記 歸來強「蒡」出擊
慈天宮前的雞蛋花樹已經有百年歷史,是當地居民休憩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