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陸兩域‧物種數萬 墾丁×南方四島的守護者

為了保護海洋棲地,海管處和澎湖縣政府雙方多次溝通,考量季節、洋流和魚種等因素,進行功能性區域劃分,訂立法規並嚴禁使用底拖網與毒電炸等破壞性捕魚方式,以期達到漁業發展與生態保育能永續共存。另外,南方四島巨大的觀光發展潛力,促使不少澎湖漁民開始轉型,推廣黑色玄武岩島嶼壯麗景觀,以及千百年來大自然雕塑的天然海蝕洞;帶遊客坐船、划獨木舟,到東嶼坪嶼和東吉嶼的淺灘處,用浮潛探索豐富珊瑚群生態等。
「海島人非常愛惜自己的家鄉。」朱巧雯發現儘管漁業仍是重要經濟來源,但對海洋、對島嶼的特殊情感,使得漁民們更能認同善用海資源的永續目標。「南方四島九成以上的原居民在60年代逐漸往外遷移到他鄉謀生。但逢每年夏季慶賀王爺誕辰的廟會,會一口氣湧入2、300人搭船回鄉熱鬧慶祝,最後不捨地離去。」這裡的島是永遠的家,這裡的海是不變的故鄉。

海陸兩域‧物種數萬 墾丁×南方四島的守護者
陳榮祥(中)正在跟準備潛水淨海的志工們,說明各自分配的區域和其他注意事項。

海陸雙棲的特勤第一線
「剛到職不久,就帶人攀繩索上大尖山去撿滿山的垃圾。」陳榮祥表示當時的大尖山尚未禁止攀爬,是來墾丁的遊客喜愛的景點之一。「撿完山上的,再去撿海灘礁岩上的,接著潛水去撿海裡的。」
在「無痕環境」觀念受重視前,廢棄物是海陸生態最大的敵人。「現在狀況好很多,大部分遊客會主動帶走垃圾。墾丁如今最煩惱的,大多是隨著洋流、風向而來『別人家』的海廢。例如一個颱風經過,就會把南方海面上的垃圾全部送上沿岸,或沉積在周遭淺海中,花一週淨灘淨海都不夠。」陳榮祥無奈地笑說。
跟各單位合作救援海洋生物,也是工作之一。「擱淺的海豚、被漁網纏住而浮不出海面呼吸的海龜、被遊客撿走貝殼而失去『家』的寄居蟹、清晨出來覓食被車撞的梅花鹿等等。」儘管大自然與人為活動時有衝突,但讓陳榮祥覺得欣慰的是,現在台灣人大多對海洋生命充滿尊重,例如近年來十分成功的護蟹過馬路任務。
墾丁是受到公認的世界級陸蟹寶地,被記錄到的陸蟹種類高達65種以上,其多樣性為世界第一。每年農曆六到十月,是抱幼陸蟹冒生命危險,橫越墾丁馬路到海岸釋幼的時期,以往能活著到達海岸的陸蟹不到七成,更別提返程。自從墾丁發起「蟹謝讓路」的護蟹活動後,人們會在管制時間內將車子停下來,讓數以千計的陸蟹過街,並親眼見證壯觀的生命大遷徙。
此後,九成以上的陸蟹能安全過街孕育新生命,新陸蟹品種也陸續被發現,例如去(2020)年國立中山大學蟹類生態學專家李政璋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命名了五個世界新種和兩個台灣本島新紀錄種的陸蟹。「這不是墾丁可以獨力完成,而是所有愛惜台灣自然生態的人們一起做到的。」這讓陳榮祥相信人的觀念可以改變。
就連天空也不一樣了。許書國表示:「墾丁是200種以上候鳥遷徙必經的路線,這裡的礁岸、山丘、樹林等,都是候鳥暫停休憩的地點。隨著人們認知到『愛護就是保持距離』,現在可以看到數萬隻『國慶鳥』灰面鵟鷹、赤腹鷹及白鷺鷥,在墾丁天空翱翔準備南下過冬。」
工作中最讓人難過的,是救援潛客和遊客。「海洋太大了,加上沿岸流、潮流和洋流的影響,在海中救援潛客很困難。我們經常宣導,但每隔幾年,也還是有人會從海邊突出的礁岩上,學國外電影跳入海中,結果游不回來,被離岸流給帶走。」更曾有沙灘遊客已被廣播告知將有大浪來襲,卻不肯離開,結果4、50人被一口氣捲走,陳榮祥帶著當地業者和漁民跟大海拚命,全力搜救。
「後來墾丁建立了各種安全法規並強力執行,人們也慢慢開始了解,這都是為了保護他們的生命安全,才不再有這種憾事發生。」跟大海一起生活了57年的陳榮祥說,對寧靜的大海,始終要保持一份敬畏。

海陸兩域‧物種數萬 墾丁×南方四島的守護者
在平緩山丘上突起的大尖山,是墾丁區內最惹人注目的地標。

海洋,有你我一份責任
台灣海峽的淺灘坡度平緩、氣候溫暖、地質屬堅硬火山岩,是造礁珊瑚理想棲地,然而對此海域的保護,卻較晚起步,幸而南方四島成立五年左右,就已透過研究發現海洋復原成果豐碩。
為了維護南方四島各區域,東吉管理站需要跟許多不同單位或委外廠商合作,「洋流帶來豐富物種,不過海廢也跟著一起來。更別說南方四島從來不缺海風或強烈氣流。」要處理來自四面八方的海廢,除了當地人自發性的淨島淨海活動外,主要是委外給廠商固定巡邏清理。
「南方四島的第一線人員,除了出身當地的巡查員外,還包括我們管理站全員。」朱巧雯笑說,在南方四島駐守的人員不多,卻個個都能當前鋒,除了處理公文和繁瑣的行政工作外,既能下海潛水,還能上島勘查,也負責到現場確認委外進度,遇到突發事件,就要立刻出動跟著巡查員一起處理。
有次船隻觸礁而漏油,因為巡邏船無法進入充滿礁石的淺水域,「巡查員根據豐富經驗判斷,提醒船長避開哪些礁石和強勁水流,讓船長負責控制船隻頂住礁石保持穩定不動,其他人則手腳並用爬上島礁,拉起攔油索圍住油污,然後開始用吸油棉『吸油』。」處理油污染的經驗令朱巧雯畢生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