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公害多做公益才能領導世界

很多人把目前美中的爭議看成是兩國在爭霸,兩國也有不少人民希望他的國家是世界的霸主。但在現代世界要當霸主並非易事,爭霸的方法若不正確,不只爭不到霸權,國家都可能做統治者的陪葬。歷史上有很多國家曾以武力或暴力得到霸權,但少有霸主能長期維持霸權,霸主和霸權國家甚至常未能善終。而在全球化且人們知識與思想發達的現代世界,若想用傳統的暴力和威嚇方法來得到霸權將更難成功。這情況有點像傳統王道和霸道的主張,不過若用經濟學對公共財和公害的分析來看,道理會更清楚。

小攤販如何對抗夜市流氓?

空氣污染和噪音之類的公害大家都很熟悉,如果沒有政府來管理,被這些公害傷害的人只要傷害不太大常會忍耐,因為個人去和公害來源對抗的成本常大於個人因公害消失所得到的利益。在夜市強收保護費的流氓也是一種公害,個別攤商打不過流氓,只好乖乖給錢,但攤商們實在受不了而結合起來時,就有可能打敗流氓而消滅公害。歷史上爭霸權的國家大部分也是採取這種夜市流氓的方法,鄰國不聽話朝貢就出兵去打,怕被打的小國和夜市攤商一樣被各個擊破,霸權國家就征服或控制了天下。

從古代的許多帝國,到蒙古,到大航海時代的殖民帝國,以至納粹德國和日本軍閥,稱霸的方法和理念都是這樣。就是想以武力征服其他國家,而帶給自己國家利益和榮耀。古代這種做法常有一段時間的成功,而讓某些現代人羨慕或想仿效其豐功偉業。但這些成功的霸主常難持久,大國崛起的利益不見得抵得過不久之後大國崩潰的損傷。而在二十世紀之後,圖謀這種霸權的國家更多半很快失敗。圖謀霸權的國家不能不注意其中的道理。

全球化時代 霸權難持久

這道理其實很簡單,用武力或暴力得到的霸權,是靠別人不敢或不值得對抗來維持,而別人不敢對抗的原因和不反抗公害一樣,在被壓迫或傷害的人不能結合起來對抗時,個別受害者起來對抗的成本大於可能得到的利益,甚至不可能對抗成功,因此很多人選擇受害而不對抗,等待其他人先出頭來對抗,再像搭便車一樣分到別人對抗所產生的利益。而古代的霸權國家其實都只是區域而非全球霸權,它們常是區域中本來就較大或技術文化較進步的國家,因此它們也較有能力各個擊破周邊的國家,並能因此變得更強大而可再壓迫其他國家。因此在那個時代用暴力取得霸權,是可能成功而有利的。

但在全球化時代,沒有一個國家大到可以用暴力控制並壓迫所有其他國家。現在和未來人口最多的國家,頂多只占全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經濟總所得或總生產最高的國家,也很難占有超過五分之一的全球總生產。因此現在就算某個國家一時得到霸權,被迫害者很快就會發現它們整體而言比霸權者更大更有力,它們聯合起來甚至只是局部聯合起來,就可輕易推翻霸權。想當霸權的國家必須認識這個事實,現在已沒有任何國家大到可當全球暴力的霸主。古代中國可以長時間對周邊小國行使霸權的原因,是周邊民族和小國即使聯合起來,形成的規模與文化仍難以和中國對抗,甚至很多時候各國也沒有辦法聯合起來。但即使如此,中國還是多次被周邊的民族打敗甚至統治。

除了追求霸權者相對於整體被迫害者已不可能在規模和能力上具有優勢,現代世界大部分人也已有自由平等的思想,不會同意自己的國家或民族是低人一等而該被霸主統治和剝削,現代的資訊技術也使被迫害者更能串聯起來對抗霸主。所以現代想以暴力成為霸主的國家,即使一時有局部的成功,等到被迫害或可能被迫害的人或國家多到一定程度,他們就會集體抗暴,霸權就會被推翻。公害嚴重到某個程度就會引來集體抗爭,霸權的發展也必帶來讓霸權傾覆的力量。納粹德國、日本軍閥,乃至前蘇聯共產集團都是前車之鑑。

霸權崩潰的主因:獨裁、控制、脅迫

想用暴力成為霸權的政權,也許以為它可以用層層控制的方式以小欺大。例如執政黨控制本國人民,本國控制第一層附屬國,這集團再控制第二層附屬國,然後就可以控制其他世界,但這些不公平的方法一樣自然會在內部產生崩解的力量。被迫害的其他世界可能和也處於較低地位的第二層甚至第一層附屬國結合起來對抗霸權。第一和第二層附屬國也可能結合起來搶奪霸權。在人們追求私利及拒絕不公平的驅使下,以霸權統治的不公平現象,本身就是霸權會崩潰的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