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從志工旅行開始

前年,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執行長丁元亨到日本擔任富士山淨山志工,最後三天,主辦單位帶著各國青年攻頂富士山。今年暑假,他將率領一批台灣青年志工去蒙古,住蒙古包、幫忙採收夏季農作,並帶台灣童玩拜訪當地育幼院的小朋友。

在年輕人的心目中,比海外遊學團更便宜、比自助旅行更深入,既有服務的責任,也充分結合旅行的樂趣,這就是台灣正夯的「志工旅行」!

「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做什麼都要have fun!」丁元亨指出,志工旅行已經走向開放和多元化的趨勢,只要動機和態度正確,語言能力和所學專長都不是問題,而且環境保育、文化節慶、古蹟維護、考古活動,都可以是志工服務的項目。

他舉例說,義大利西西里島每年有小丑節,便廣邀各國年輕人扮小丑做志工,娛樂大眾。芬蘭曾辦「鳥人大賽」,請各國青年「搞飛機當志工」,到比賽現場當工作人員。法國還曾邀古蹟維護志工,讓年輕人就住在古堡裡呢!

而在國內,青輔會設置壯遊點,推廣青年壯遊台灣的一系列活動,不論是去蘭嶼記錄傳統手工藝、環島服務以探索藝術治療協助精神病患的可行性,或僅僅是參加原鄉部落的行程,也都是廣義的志工旅行,一種最有樂趣的社會參與方式。

其實,志工旅行在歐美國家行之有年,也被稱為公益旅行、責任旅遊。不過,志工旅行在台灣起步較晚,多數非營利組織和年輕人普遍尚未發展出正確的認識。

第一堂課:自己才是最大受益人
去年,南部某私立大學獲政府全額補助,招募30位同學組成國際志工服務團,到柬埔寨偏鄉的華語小學教中文,為期兩週。校長無奈表示,不少同學探詢後發現沒有吳哥窟觀光行程,就不報名了。

知名旅遊作家、近年致力推廣志工旅行概念的褚士瑩,曾和返台同學們聊起柬埔寨之行。掐指算算,兩週的行程扣掉交通時間、適應期和週末,學生實際服務的天數只有7 天。當地小學已有3、5位華語教師,月薪約100 美金。

「你們有教得比老師好嗎?」褚士瑩問,學生搖搖頭。「就算教得和老師一樣好,以老師月薪來算,7個工作天,你們只做了價值台幣850 元的事情,而政府在你們每個人身上花了差不多5 萬元;剩下的49150 元,是所有納稅人買給你們一個『19 歲那年夏天美好的回憶』!」學生們面面相覷,尷尬地笑了。如果把這150 萬補助直接捐給柬埔寨的小學,還可以聘更好的老師,添更好的設備!

眼見參加海外志工旅行,回台就出書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你就是去作價值850 元的事,為什麼你回來頭上還有光環?」褚士瑩不禁要問,「你一下子水土不服、語言不通,一下子iPod 沒電、手機又沒訊號,其實當地人放下手邊的事、犧牲自己的時間,給你難得的機會、滿足你的體驗;而你能給人家的幫助其實很有限,還反倒增加別人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