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桿出擊

為了讓不同程度的人都能打得盡興,高爾夫球有所謂的「差點」制度(Handicap)。(又稱為「讓桿數」)一般的計算方式,是以過去幾場比賽(少則3場,多可以到20場)比賽的平均成績,扣除球場標準桿數再乘以0.8。例如,你的平均成績100桿,球場的標準桿是70桿,那你的差點就是(100-70)×0.8=24,你的相對成績就是總桿數扣掉24桿。以此類推,差點越低的人,技術水準越高。雖然一群人一起打,其實每個人都是在和自己的標準相較勁。這是高爾夫才有的特殊規則,很能表現自我挑戰的運動本質。

球桿的使用則是一門藝術。依不同材質可分為鐵桿與木桿,鐵桿較重手,容易控制,但打不遠,反之,木桿較輕,打得遠,但不容易上手。隨著科技進步,現代木桿大多被碳纖維或鈦、鋁合金取代,只是習慣上仍稱木桿而已。球桿可依號數區別不同的長度與桿面角度,號數越小表示桿面角度越低、球桿越長,球可以打得越低越遠,但準確性較低。其中,7號鐵桿最適合做為初學入門的第一支球桿。而果嶺上則有專用的推桿。高爾夫規則中有一條,比賽時,每個人「只能」攜帶14只球桿上場,看似很多,其實桿到用時方恨少,帶得再多,還是永遠少了最關鍵的那一根。這也是高爾夫球有趣的地方之一。

下一個曾雅妮?
曾雅妮的成功,為台灣球壇打下了一片天。不過,除了曾雅妮之外,台灣目前到底還有什麼值得期待的高爾夫好手?這恐怕是許多球迷心中的疑問。揚昇球場許典雅董事長感嘆:「2、30年前,台灣就已經是高爾夫王國,可惜後來沒有積極培訓年輕選手,形成了很大一個斷層。」

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許典雅帶領台灣選手到澳洲與大白鯊基金會進行交流。那是由傳奇高球明星Greg Norman成立的基金會,多年來致力於培養年輕球員。許典雅大受啟發,回國後決心成立專業培訓團隊,為台灣球壇播下種子。「當時抱定的心情是,培訓不一定會成功,但如果不做,台灣的高爾夫球絕對沒有任何未來。」

許典雅精心挑選了一批具有潛力的小小球員,在總教練呂西鈞的帶領下,從小開始進行訓練,從體能、球技到生活作息與心理狀態,全部都是軍事化嚴格管理。許典雅並要求所有小選手一定要學英文、學習國際禮儀、培養世界觀。而且,每年安排4到5次的出國比賽。「我們的選手不只要會打球,還要能夠走上國際舞台。」經過幾年的努力,揚昇球場培養出了世界第一的曾雅妮,而下一批「曾雅妮」們也逐漸累積了堅強的實力,像是謝繼賢、黃韜、王琪等年輕好手,未來的發展都值得國人期待。

曾雅妮13歲加入揚昇的培訓團隊,19歲出道,不到5個月內便拿下第一個LPGA冠軍。曾雅妮一直將許董事長的教誨謹記在心,即使每天打球再怎麼忙怎麼累,也一定抽空把英文學好。世界第一不是偶爾,不是奇蹟,而是日積月累的努力再努力。曾經有人問過許典雅:「培養一個曾雅妮需要花多少錢?」許典雅說:「曾雅妮的成就是她自己努力得來的,她的成功就是我最大的快樂,多少錢我早就不記得了。」

今年年初,曾雅妮順利拿下第一,最想做的事,就是爭取LPGA來台舉辦。其實,這兩年來曾雅妮早已透過各種管道積極奔走,除了廣邀各國好手,還上書向馬總統請命,不過,礙於體委會預算有限,公部門始終使不上力。反倒是民間球界人士始終不曾放棄。去年8月,終於有一個機會可以申請LPGA來台舉辦。許典雅說:「8月初LPGA總會和我們聯繫,表達可以來台舉辦的意願,不過,其它地區也在爭取,只有4天的時間可以考慮,必須立即把200萬美元保證金匯過去。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好考慮的,這是台灣最好的機會。不把握住,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於是,二話不說自掏腰包付了保證金。終於把這場賽事確定下來。

目前LPGA最高獎金為180萬美金,許典雅為了爭取賽事,特別將賽金提高到200萬美金。今年開始,連續3年,我們終於有機會親眼目睹世界最高等級的高爾夫球界在台灣舉行。「我們有世界一流的選手,有最好的場地和資源,所有的規格都符合國際最高標準。我們要讓世界看見台灣的高爾夫實力。」今年10月20日~23日,揚昇球場將聚集來自各國第一流的好手共同參加,頂尖對決精彩可期。不急,在那之前,先讓我們到球場上揮幾桿吧!
前期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