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供應鏈強勢崛起 台灣如何應變?

時序進入略帶涼意的早秋,原本熱鬧的台灣股市卻因大陸股市暴漲暴跌,國家基金被迫進場護盤,讓與陸股連結的ETF成為當沖客的最愛。另一方面,紅色供應鏈崛起卻對台股電子產業造成衝擊,讓台灣電子股漲少跌多。與此同時,傳出清華紫光集團對美光提出高達230億美元(每股 21美元)收購要約,欲一次取得DRAM、Flash的技術、產能與客戶。若順利完成收購,將成為中國對美國企業的最大收購案。在此震撼消息影響下,美光股價聞訊大漲,但台股業者之股價則全部逆向收黑,成為紅色供應鏈興起後的另一批受害者。
其實清華紫光的此項收購要約,只是實現大陸透過併購「走出去」策略的其中一件案件而已,也是完成其「中國芯」戰略,及從「中國製造」轉變為「中國智造」規劃的一塊拼圖。若拉長來看,並不是只有清華紫光在運用其從資本市場所取得的資金與政策支持,以併購掌控擁有智慧資產的國際企業,其他大陸國企與民企也紛紛加入此種併購行列,造成台海兩岸產業發展呈現主客易位的現象。
而若將本案與近二年陸資之國際併購案整體觀察,更凸顯陸資配合大陸政府政策,正運用蠶食吞鯨策略,透過併購掌控特定高科技領域中擁有智慧資產的上游業者,藉以直接掌控特定政策扶持產業(如綠能、半導體等)的產業鏈與價值鏈。
此等併購策略,除凸顯大陸政府及企業了解大陸廠車拼歐美大廠之罩門所在——也就是沒有核心的智慧財產權之外,更形成企圖以一次到位的方式,掌控產業核心智財、人才、客戶、通路的陽謀,還可配合大陸「中國製造2025」的政策目標。此等策略若能達成,其可能之影響將更甚於目前業界憂心的紅色供應鏈崛起之問題。更嚴重的,則是透過此兩種策略的整合,將會實質削弱台商競爭優勢與氣勢,在一消一長之間,可能動搖兩岸產業發展的未來。

大陸政府全力奧援紅色供應鏈
隨著大陸從「世界工廠」逐漸轉型為「世界市場」。在龐大內需市場支撐下,不但催生了大陸國內產業與品牌的快速成長,也吸納全球特定產業的技術與資金,促成紅色供應鏈的崛起。再加上大陸官方運用補貼、減稅、提供低廉土地以及財政收入支持等措施配合,雖然造成大陸在許多產業形成產能過剩的問題,但是卻也強化紅色供應鏈的競爭優勢,更打趴了台商,此種情形在資訊電子、面板、綠能(包括LED、太陽能)等產業特別明顯,台灣目前僅還在半導體方面尚保有些許的領先優勢。
而此等政策的成效,也非常的明顯。例如:不僅是透過進口替代與要求聯想、華為、海爾等品牌大廠支持大陸本土紅色供應鏈,就讓台灣在2015年對大陸出口呈現節節敗退的情事。其中包括:LED、太陽能、部分資訊電子產品已逐漸被大陸本土供應鏈所取代;至於面板、半導體等產品也以現在進行式的模式發展。
隨著大陸內需市場的不斷擴大與紅色供應鏈逐漸形成氣候,連國際一線A咖例如:蘋果、英特爾、HP等為了掌握大陸市場,也開始培養紅色供應鏈作為第二來源(Second source),甚至有些業者還將紅色供應鏈地位提升,直接威脅或取代台商的地位。例如英特爾執行長在2014年大陸英特爾開發者論壇上,就揭露該企業正與大陸供應鏈全面展開密切合作,除協助深圳供應鏈業者跨入平板電腦、智慧型手機市場,還逐步拉高Ultrabook大陸供應鏈供貨比重,甚至在2015年投資15億美元取得清華紫光20%的股權,並將x86架構處理器的智慧財產權授權給展訊發展手機晶片。

陸企從比價格轉為性價比
讓國際大廠逐漸捨台商就陸廠的另一個原因就在於,大陸廠已逐漸改變過去低價低品質的形象,不再僅著重以低價搶單,反而強調「性價比」。一方面大手筆投資高階人才,並大量申請專利,使得大陸成為目前國際間最大的申請國,而華為更領先世界各國業者,在2014年成為第1家專利合作條約(PCT)申請案件超過3千件的業者。
更值得台商憂心的,就是若內部研發仍有不足,陸企就透過高薪挖角、合資、併購等方式,以取得所需的技術,進而向產業鏈與價值鏈的上游發展,使得紅色供應鏈的競爭力快速的提升,也將台商拋在後面。例如:雖然友訊、技嘉、仁寶等業者曾與聯想分別就網通、主機板以及筆電等產品合作,但是一旦聯想學會相關技術,台灣業者也沒有更好的技術時,此等合作也隨之歸於平淡。
而在紅色供應鏈的崛起後,更改變了兩岸間產業發展的生態。就資訊電子業而言,大陸與台灣產業高度重疊,但隨著紅色供應鏈的崛起,使得兩岸業者的關係已經從最早的互補變成為當下的水平競爭;未來一旦陸資透過自行研發、合資、併購等管道,進而掌控價值鏈最上游的智慧財產權之後,甚至可能會扼住台商的咽喉。例如:聯想就透過併購IBM PC部門及併購其他智財權的機會,掌控對台灣PC業者攸關的專利,使得台商都必須向聯想取得授權,就是最好的例證。

銀彈攻勢強吹併購風
受到全球經濟環境轉佳及美國併購市場大幅成長及鉅額併購案件頻傳,2014年全球併購金額高達2.6兆美元,創下5年來的新高。而亞洲各國海外併購也是熱絡異常,併購金額與交易件數也屢創新高。
就以大陸海外併購為例,根據普華永道統計,2014年中國大陸企業的海外併購案達272件,較2013年的200件成長36%,海外併購金額則為569億美元,雖不如2012年的669億美元,但仍創下歷史次高紀錄。另根據波士頓顧問公司(BCG)的研究,從2004到2014年的10年間,中國企業海外併購金額年複合成長率高達35%,併購案件數的年複合成長率也有9.5%。
之所以造成陸資當下的併購風潮,可以從內部與外部環境加以觀察。就大陸內部環境而言,由於大陸主管機關放寬海外併購之管制,並採行「走出去」政策,再加上大陸資本市場漲幅驚人,使得企業有充裕銀彈作為併購之用。若從外部的國際環境觀察,由於金融海嘯與歐債危機,讓許多國際企業價格趨於合理,再加上大陸正由中國製造轉變為中國消費,大陸內需市場發展迅速,配合著股市市值一年暴增一倍以上,使得大陸市場對許多國際業者構成致命的吸引力,也使得國際業者願意透過併購方式,以建立與中國企業合作的管道。
另一個值得重視的變化,就是大陸國際併購模式已經悄悄的從過去由國企主導、資源驅動型海外併購模式,逐步轉為市場驅動型和核心能力驅動型的併購模式,許多大陸企業更透過海外併購以尋求新的業務、搶占新市場、甚至希望一舉而成為全球相關產業的領導者。例如:大陸的安邦保險公司,就在歐美大舉併購,不止併購金融保險業者,還併購了知名的華爾道夫飯店與Clud Med等知名休閒產業品牌。而此等新一代的併購思維,更希望通過海外併購,獲取外國先進技術、品牌和管理經驗。此種發展趨勢也與BCG的調查和分析吻合。根據BCG的調查研究顯示,過去5年中以獲取能源礦產等戰略性資產的海外併購案件數,僅占大陸所有海外併購案件的20%,而希望利用併購而取得技術、品牌和市場的併購比率卻高達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