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察秋毫的慢性疼痛管理術

明察秋毫的慢性疼痛管理術

✔ 疼痛,是個體主觀的感受經驗
「疼痛,是個體主觀的感受經驗」,你相信這句話具有高度神經科學意涵嗎?從疼痛的神經傳導路徑看來,當你遭遇了一定刺激,末梢的感覺神經受器便開始往上傳遞訊號,沿著脊髓、來到腦幹、視丘再送至大腦皮質,大腦皮質如何解讀這個訊息,便是個體在疼痛主觀感受上的主要差異。當代極具公信力的「疼痛閘門控制理論」(Melzack & Wall, 1965),在描述疼痛傳導路徑時,提出了「情緒」與「認知」兩大心理因子對於疼痛感受的貢獻性不亞於身體感知,當個體在憂鬱、焦慮的情緒下,易使疼痛路徑中脊髓-大腦間的閘門開啟,增加疼痛感受的發生;而若個體放鬆、愉悅,則會產生疼痛閘門的抑制效果,減輕疼痛感受。此外,慢性疼痛的微妙之處,則是疼痛的維持與不斷復發,這樣的疼痛記憶,不僅身體會記得,你的心也會記得,於是開啟一場令人困擾又糾纏的疼痛身心經驗對話。

✔ 常見的疼痛非理性思考
「什麼狀況讓你感到困擾過來找我呢?」,這往往是我在第一次治療會談中的重要問題,而得到的答案也有極高的機率是「這疼痛讓我身心俱疲,我很怕痛起來無法專注工作、照顧孩子…」等等,換句話說,當疼痛開始讓你擔心整體生活功能可能受到影響時,那是多數疼痛者身上會看見的隱憂,的確,我無法保證這個隱憂不會發生,但卻千萬不要小看了這樣的隱憂,隱憂過了頭,很容易變成非理性思考的頭號嫌疑犯—「疼痛災難化」,最常出現的對話包括了「完蛋了,我要怎麼樣了!」。另外,第二名疼痛非理性思考嫌疑犯,則是「逃避害怕」,常見內在對話像「我可能沒辦法做什麼,因為可能會讓我痛起來、或是更痛」,特別容易出現於急性疼痛期過後,需要長時間復健的個案身上。這兩位嫌疑犯,短期內對於情緒的影響,易讓人焦慮,長期則會走向慢性憂鬱,別忘了,這是開啟疼痛路徑閘門的重要關鍵;同時此類思考型態,也時常阻礙了個體潛在走向生活正軌,以及自我復健之路,因為缺乏了原先可能需要採取的、有助於疼痛管理的行動。

✔ 明辨疼痛的自助守則
慢性疼痛的認知行為治療看來簡單明瞭,但實際執行上需要極具耐心、以及擁有能清晰辨別自身狀況的能力,同時它需要與具相關經驗的醫療專業配套執行,才不易半途而廢,再次形成新的治療挫敗感。以下,提供大家幾個簡單的技巧做紀錄,協助你與你的治療師進行疼痛管理:

﹍﹍﹍﹍疼痛生理症狀方面﹍﹍﹍﹍
❏ 疼痛出現的位置、時間
❏ 當次疼痛性質描述
❏ 當次疼痛強度
❏ 當次疼痛維持時間
❏ 疼痛頻率

﹍﹍﹍﹍伴隨的心理相關紀錄﹍﹍﹍﹍
當次疼痛出現前、出現時你正在做什麼事?當時的外在環境條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