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噹,叮叮噹

「為什麼要這樣和我在一起? 」他問過她。

「這樣是怎樣? 」她把問題拋回去:「陳春耕,你不覺得這問題很老土嗎?」

如果學生時代的幸姿有著孩子氣的純良愛情,那麼,現在她像個熟成女性領在前頭,他好不容易問出來的話,卻換來她的調侃。陳春耕沉默下來, 猜不透她的心思,「我以前對你那麼好,現在跟你要點回來,不算過分吧? 」

他轉頭看她,不明白她指的是什麼。「就知道你開不起玩笑。」她忍住笑:「陳春耕,少鑽牛角尖了,別以為人能多了解自己。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現在覺得挺輕鬆的。」

片刻之間,幸姿的神情有那麼點誠懇,彷彿要說服他,他們只是彼此作伴而非什麼長久下去的關係,這是無關承諾的理解與歡愛。陳春耕,少鑽牛角尖了。幸姿眼直勾著他,他擠出一絲笑容,眼前這個愛過自己的人如今或許已不再愛了,但又有什麼不好呢?再也不要愛得那麼卑屈,卑屈的愛,倒不如不要愛吧。

賴香吟
台南市人,日本東京大學區域文化研究碩士。一九八七年獲聯合文學文藝營創作獎後開始寫作,作品多次選入年度小說,曾獲聯合文學新人獎、吳濁流文藝獎、台灣文學獎、九歌年度小說獎、台灣文學金典獎。出版有《散步到他方》、《島》、《霧中風景》、《史前生活》、《其後それから》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