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BA新潮湧現──350年後 能舞台的幻想記事

靜岡修善寺最古老的旅館ASABA(あさば),以美味到會令牙齦發癢的會席料理、每月舉辦的能劇表演而聞名,但最深刻的是它以創新來擁抱傳統,不同於鄰近的新井旅館守護老時光,在這裡,你看見它張開翅膀飛向世界、捲入新時代的藝術浪潮。

日本藝術家宮島達男註1(Tatsuo Miyajima)在沙龍的外壁上安裝了發光二極
管(LED)裝置藝術,從1至99的數字以快慢不一的速度切換,在寧靜的350年老建築裡,無聲閃爍屬於當代的藝術氛圍。那紅色、恰似跳表計時的翻轉流動,抽象又具體,是倒數?是新生?任人恣意解讀。

這般關於生命、歷史與時間等迷離題材,待你穿入ASABA宛如神廟的唐破風式屋簷、走過苑內鋪設細黑石子、踏進與體溫同暖的木地板、望遍細膩木造工法卻一切如新的樑柱⋯⋯,才能深刻體會。別急著感嘆歷史已死,它正選擇用另一種態度活在相傳十代的家族旅館裡。

哀傷的歷史,不朽的旅宿
屬於Relais & Châteaux與日本Ryokan Collection旗下的一員,ASABA以當地木材修復戰後的老建築,讓傳統旅館也能如歐洲設計旅店具備當代氣派。不只建築和藝術,沙龍裡北歐設計椅與外文書籍整齊排放,情境燈照得像一座咖啡畫廊,並與ASABA的精神中心─600坪庭園池泉中央的「月桂殿」能舞台註2相對望,前衛與傳統,並行成兩個世界。

從第七代主人淺羽保右衛門開始,ASABA家族代代喜好能劇,到達狂熱巔峰是在明治時期將月桂殿從東京移築至館內,夜夜賞劇。「那時是自己想看能劇才辦,真正將月桂殿發展成節目,則是從九代目開始。」支配人(總管)遠藤光男說道,他大半輩子都在ASABA服侍,與現任十代目主人的父親感情深厚,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起設計能劇節目,讓旅人也能觀賞到私房表演藝術。

今年舉行全年度《修善寺藝術紀行》傳統能劇表演,十月滿月,是觀世銕之丞演出《松風》的日子,而十二月初為頌詠紅葉之美,也由人間國寶新內仲三郎演出三味線《明烏》戲碼。ASABA裡所有客房都擁有最好的景觀視野,能從窗外望見被竹林圍繞的能舞台。想像能劇大師梅若玄祥面具下聲聲慢,以日本古語吟唱、細膩演出在修善寺發生的歷史悲劇《賴政》;悲劇發生在距離ASABA約五分鐘路程的修禪寺─由弘法大師空海於西元807年設立的一座古剎,曾在南北朝時代成為鎌倉幕府將軍源賴朝與其妻兒骨肉相殘註3的場所。

在當地,修禪寺與ASABA的淵源最為深厚。五百年前ASABA曾經是修禪寺裡修行和尚所住的寮房,而悲戚歷史似乎成了迷惑旅人的蠱藥,我們執迷如作家亞蘭‧布斯(Alan Booth)踏上太宰治註4故鄉津輕之旅,品嘗前人喜愛的料理款式,若恰好在月桂殿演出大漠孤煙般寂寥的歷史劇場,就更為這場食宴添了幾分物哀之情。

一椀,一皿,一膳的深滋味
風吹漣漪,樹木池畔潺潺,月桂殿空蕩蕩。就算沒趕上能劇表演,思緒和焦點也很快會被拉往餐桌上;如果你是一位熱愛以美食來旅行的味覺馬拉松選手,ASABA絕對讓你永難忘懷;這點連法國前總統席哈克也會點頭認同。

17間房卻有多達10位廚師在料理,忙著將最新鮮頂尖的食材以最完美的烹調方式和溫度傳達到旅人的脾胃。「代代相傳別人看來很簡單,實際要達成卻是很難。」未來的女將、ASABA家媳婦淺羽彌佐道出維持百年旅館的不容易。她請女侍將法國凱歌香檳(Veuve Clicquot)開瓶作為餐前酒,不同於傳統旅館堅持以日本酒侍客搭餐,ASABA以香檳搭配微微炸過,像蔬菜喀滋作響的伊勢蝦,甜美感瞬間蹦向腦門,滿口的海洋滋味與在舌間反彈的噴汁蝦肉,永生難忘。而招牌「天城軍雞火鍋」彈性十足的雞肉丸與靜岡蔥一下肚,就有「飽了一半卻還想續碗」的矛盾心情;有味醂、醬油、日本酒,高湯是雞骨與柴魚⋯⋯還加了什麼?「主廚不愛露面,他說自己一旦出現,菜就會變得不好吃了。」淺羽微笑表示。看來若想知曉箇中滋味,惟有親身前來品嘗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