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駿騰台北獎優選作品惹爭議

以《我叫小黑》一作獲得2012年台北美術獎優選的朱駿騰,自作品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之後,因作品使用活體動物,再加上第一時間的報導媒體並未提供充分資訊,迅速引起民眾批評聲浪,致使朱駿騰的臉書、電子信箱甚至是北美館方都接到大量抗議輿論,要求藝術家立即撤展。此一作品是在懸掛的鳥籠四周,裝設八支音量設定在60分貝的喇叭,以每15秒一次的間隔依序撥放與台灣歷史以及現況處境有關的26種不同語言所說的「我的名字叫小黑」這句話,這個教導具有回應與模仿聲音特性的八哥鳥說話的「語言訓練裝置」,可能讓小黑學成、混合不同語言或甚至是失語,藝術家試圖藉此隱喻400年來的台灣人民曾經融混存有的多樣記憶,以及至今仍懸而未決的身分處境。持保護動物觀點的民眾多數並不肯定作品的藝術性,甚至有人提出希望藝術家「回學校再接受道德教育」,而聲援藝術家的群眾則是在朱駿騰試圖為計畫中每個環節嚴謹的把關態度下(如取得台北市動物保護處的實驗許可,或是從聲音分貝量的控制、燈光和養護計畫等方面確實追蹤八哥鳥的健康與適應情況,以及對於小黑生命責任的理解與看重),希望外界對於藝術創作不要流於簡化的解讀,而在兩派立論之間,由藝評人王聖閎所提出「相信藝術總是有各種替代方案」,故而討論應聚焦於「作品之所以必須展示活體生命的必要條件」,似能更接近當代藝術「找出使問題獲得新生、另闢蹊徑的路線」,進而展開討論空間與層次的真義。

朱駿騰台北獎優選作品惹爭議

朱駿騰台北獎優選作品惹爭議
北美館《我叫小黑》展出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