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遵慈:印度煞車RCEP台灣路?

徐遵慈:印度煞車RCEP台灣路?
二○一九年十一月四日完成談判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除了印度臨陣喊「卡」,宣布暫緩加入RCEP,其餘十五個成員國(中國、日本、韓國、東協十國、紐西蘭與澳洲)已確定在今年正式簽署協議,號稱涵蓋超過三十六億人口,整體GDP總量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

RCEP啟動,攸關亞太區域關稅整合、金融業、服務業以及保險業等發展,對於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而言,即將面臨嚴峻的考驗,政府與企業如何應對,讓「阻力」變「助力」,成為二○二○年開春首要議題。

國際分工趨勢上升 全球最大區域整合來臨

過去十年,國際經濟局勢不單是國與國之間的比拚,全球化產業鏈形成,分工合作日趨重要,使得歐美與中國以外的許多國家,即便國力較為弱勢,卻在產業鏈上扮演關鍵角色。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協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表示,近年可以觀察到一個現象,國與國之間各別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勢必得花較多時間協商,投注大量談判資源。因此,發展出一個新趨勢,不再是兩國之間協商,而是以組合型協議為目標的「巨型FTA」(Mega-FTAs)。

當前最重要的兩個巨型FTA —RCEP和二○一八年底生效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都在亞洲,兩協定的成員部分重疊,但影響範圍仍舊非常廣泛,協定生效後的關稅互惠原則,亞太地區整體產業投資比重可能大洗牌,台灣若持續觀望,國內產業要承受的衝擊不容小覷。

RCEP正式啟動後,各成員間的關稅會陸續依照協商時程降至為零,還包括服務業的流動、投資移動、政府採購協定、產業及技術合作專章等項目,力圖建置統一機制,有助於鞏固亞太區域的供應鏈連結。

徐遵慈指出,RCEP成員國包含東北亞非常成功的經濟體日本、韓國,看似以中國為首,實際上,主要還是近幾年發展快速的東協十國握有主導權。東協與其他國家多已簽訂FTA,但是包含印度在內的其他六國未必有貿易協定,「RCEP的整合,對於原先沒有FTA的國家影響較多,例如中國與日本,這意味著,在台灣未加入區域整合的情況下,可能導致貿易移轉的效果」,同樣品質的產品,成員國會傾向選擇具有免關稅優勢的國家進口,必然會取代台灣部分出口機會。
印度啟示錄 加入RCEP一定贏?

台灣向來以出口為導向,外加國際政治等因素限制,傾向爭取更多FTA以擴展產業貿易市場。相對於印度,印度總理莫迪卻因為擔憂市場開放對國內產業衝擊過大而退出RCEP談判,讓許多專家跌破眼鏡,「我們不要忘記,印度以內需為主,在過去兩年已經是排名全世界第六大經濟體,也有很大的潛力成為第五大經濟體」。

排除印度二十幾億人口,RCEP十五國仍是非常龐大的市場,另外,成員國大多是支持亞太地區非常重要的動能,掌握全球供應鏈,是什麼原因讓印度緊急煞車,放棄市場擴張的機會?徐遵慈認為,首先,是否參加FTA對印度的影響與對台灣、韓國等出口導向國家來講較少。再來,印度其實非常積極參與經濟整合談判,可是國內有另外一個聲音認為,印度加入RCEP以後,也必須開放印度的進口市場,中國產品會大量進軍國內市場,加上印度每年對中國貿易逆差已經高達五百億,競爭力差距,讓國內許多產業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