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閱讀到素養,在閱讀中向未知前進

2015年,成立60年的國際閱讀協會(International Reading Association, IRA)更名為國際素養協會(International Literacy Association, ILA),主張閱讀力應升級為素養力,同時將素養定義為在各種情境與跨領域下,能使用視覺、聽覺、數位媒材來辨識、了解、詮釋、創造、計算及溝通的能力。

要有將知識變成力量的能力

但到底什麼是閱讀?一篇文章、數據或圖表的解讀,可以稱為閱讀嗎?「閱讀是一種看得到的行為,但不代表真正閱讀的內涵,」品學堂創辦人黃國珍指出,以前看孩子有沒有閱讀,就是看他有沒有把書拿起來;現在談閱讀不只是閱讀,而是閱讀的歷程,也就是加進「時間」的條件,看孩子把書拿起來和放下來的過程中,他的頭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沒有發生理解或學習而形成認知的改變?

「世界地圖並不是世界本身,就像有知識不代表有條件和能力去對應我們看到的事情。」去年全台共跑了192場素養教學工作坊的黃國珍,開頭分享的第一個觀念就是「在20世紀的教育,知識就是力量;但在21世紀的教育,透過手機就能快速取得知識,面對未來需要的是將知識變成力量的能力。」

黃國珍侃侃談到,每個人對世界的理解,是由片段訊息所構成的,通常是由過去的知識和經驗來進行「腦補」;也就是說,「人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是由我們的頭腦建構出來的」,而閱讀的目的就是為了了解這個世界。

不是閱讀文字,而是處理訊息

以前閱讀教育的焦點都放在文本上,其實劃錯重點;真正的關鍵在於「讀者」。「讀者」如何進行閱讀理解、是否擁有閱讀素養,決定他在文本中讀出什麼內涵,看見怎樣的世界?

黃國珍說,一篇文章被讀出什麼,並不是文章本身,而是讀者讀出來的結果,「以前每篇文章都有固定的主旨,但不一定是正確的,例如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項鍊》,主旨是不要像主角一樣愛慕虛榮,就變成了道德勸說文。」

「從甲骨到平板,閱讀從未消失,而理解更為重要,」黃國珍強調,閱讀不是閱讀文字,而是處理訊息。文字其實代表訊息,孩子要能解讀文字、圖表、數據,變成一個跨科域的重要核心。

教孩子有理解和問問題的能力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