框景中的多元真實──Behind the Scene

安瑟‧亞當斯曾經說過:「一張偉大的照片,在於真實地表達我們對於整體生命的感受。」對於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得主Carolyn Cole而言,她藉由拍下一次又一次的戰地瞬間,紀錄當下的真實;而日本攝影大師藤井保所想捕捉的則是流動於物質間的氛圍與空氣。他們各自以不同的視角尋找真實,表達其對於生命及事物的深刻感受。

˙專訪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得主Carolyn Cole

穿著一身藍、一雙彩色小襪的兩歲小男孩被高高抬起,在拉開的鐵絲網中,送至親愛的祖父母手上,一臉稚嫩純真的他,卻未知在這一瞬間,人生已經滄海桑田,分散於兩旁的家人是否能再聚,已成問句;一隻拿著剃刀刀片的手,對應坐在地上往自己身體不斷注視的黑人女子,沒有選擇權的她,身體的一部分已在傳統文化的囚禁中,失去了永遠的所有權;一個黑人女子坐在暗黑的難民營內,一縷天光撒落在她的臉龐,相映著身上亮黃的衣裳,如此美麗卻怎樣也搶不過她雙眼中面對叛軍來臨,必得再度遷移的恐懼與無奈。

這一張張由攝影師拍下的無聲照片,卻聲嘶力竭地呼喚正視、宣誓世界真實。世界與人生的悲歡離合,於不屬於我們的角落與國度中仍然持續發生。

真實的極限
不是藝術家、不是紀實攝影師,而是新聞攝影記者。

2004年普立茲特寫攝影獎得主Carolyn Cole相信鏡頭可以呈現真實,但對於她而言,一個新聞攝影記者能做到的並非呈現事件全貌,而是再現當下瞬間。

美國政府備受爭議的嵌入式新聞(embedded journalism),將新聞記者嵌入軍隊中一起行動,而行動自由侷限了攝影記者的觀察視角,伊拉克戰爭時嵌入式新聞的真實度已備受質疑。曾於2004年夏天於伊拉克巴格達以嵌入式新聞的方式參與報導的Carolyn,於大環境有所限制的前提下,如何呈現戰地真實?她說道:「其實當時我們有3、4個記者派駐在伊拉克各處,因為就個體而言,你不可能前往所有地方。我能做的是將看見的真實呈現,確認為當天發生而非作假但該如何反應所有事實面貌,是整個新聞團隊的工作,而非一個新聞攝影記者可以做到的。」

逼近真實卻仍然有所極限,但她在自身能力足以掌握的環境下,竭力拼湊真實拼圖。

一念之間 戰地一瞬再現
「現在許多人都能理解攝影的力量,所以最困難的不是採訪本身,而是如何到達事件發生地。」Carolyn表示。而如何到達,往往就在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