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50年》電影開啟時代對話


‧女扮男裝《梁山伯與祝英台》:60年代轟動全台,不但創下2個月72萬觀影人次、800多萬票房紀錄,更重要是女扮男裝,創造出理想男性新形象。

‧健康寫實《養鴨人家》:台灣60年代農工產業轉型的社會縮影,也描繪了人們心中想望中的烏托邦,蚵女鴨寮與田園風光,想要傳遞人性光輝的美好。

‧愛國《梅花》:70年代淒風苦雨,台灣接連遭遇外交政治挫敗,家國成為時代的主旋律。數10年後,當認同議題再度浮上檯面,不禁思考,我們愛的是什麼樣的國?

‧瓊瑤《我是一片雲》:誰沒有青春?誰沒有夢?那是台灣工業化後女工做出來的夢,小時候覺得是一個夢,長大發現它真的是夢,再大時,發現人若沒有夢,是活不下去的。

‧老兵《搭錯車》:當弱勢遇上弱勢,時代辜負了誰?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的60萬軍兵,在歷史遺緒中無法退役,該如何吶喊,才能讓大家聽見時代的過錯?

‧新電影《兒子的大玩偶》:塗抹上小丑面具,別人才會說我認得你。可是人們永遠不知道小丑面孔下原來的面貌是什麼?自我認同是什麼模樣?

‧貪婪之島《熱帶魚》:錢淹腳目90年代,台灣一度成為貪婪之島,黑色幽默反而可以拍出人性善良的唯一希望。

‧死亡與重生《雙瞳》:在電影裡,10年才能看清楚一個世代,死亡與重生一線之間,關鍵是在轉換點上我們要建立什麼樣的新價值?

‧平民英雄《海角七號》:愈是不公不義的時代,人們愈渴望英雄,就算是「卡世代」,小人物也能變身扭轉命運的大英雄。

‧懷舊《我的少女時代》:年老懷舊是幸福,但如果整個年輕世代都在緬懷過去,代表怎樣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