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50年》電影開啟時代對話


電影,10年才能看清一個世代

現在的台灣,積極地強調創新與改變,卻也慢慢失去對歷史的閱讀能力。在電影的世代裡,死亡與重生都不是立即當下發生,10年才能看清一個世代。

就像大家在談90年代台灣電影票房低迷,國際影展的藝術成就卻空前的高時,一定要先回看80年代新浪潮電影的扎根與影響。

90年代台灣被稱為貪婪之島,陸海空都是,不管是劫機、走私、綁票、殺人??,但反之,若從另一個角度看,90年代反而是台灣最具有外向擴張能力的年代,就像海盜性格,最有活力也最有侵略性,爆發力強也成就了台灣的生命力。

90年代的電影非常有魅力。例如1991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不只在國際影展有所斬獲,國內票房成績也很好。如果你回推10年,一1982年就是《光陰的故事》。

藝術也好、電影也好,不管是一個流派,還是一個新價值被提出來、被實踐,它通常不是在第一時間就能產生巨大的改變,反而要等10年,或者更久,才會醞釀出更棒的電影年代。

台灣電影最棒的價值,就是每部電影所產生的核心價值,總會在10年後再次產生巨大的影響力。我們現在在做的影片,在票房之外的意義,往往都是多年之後才會開花結果的事。

從「此刻」回頭看「那時」,電影是社會的鏡子,反映時代的真實。不論昨是今非,或今是昨非。世代衝突,是不理解彼此,還是不想理解?看電影,讓我們開始練習對話。當座椅與銀幕平行,人與人之間任何衝突矛盾,在開口辯論前,有機會從平行觀影的角度,看見彼此的故事,開始理解與對話。

下面我精選了《我們的那時此刻》同名書中,6個重要時代的代表電影,讓我、我們,一起進入我們的時代。

(本文摘自《30》雜誌2016年2月號《Think Different 他們想的和你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