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本溯原 Walk into Tradition

說到原住民舞蹈您想到是什麼?是一群穿著族服的人在台上舞動身軀嗎?
TAI身體劇場團長——瓦旦 • 督喜,卻在剛成團的幾年讓舞者穿上現代式的T恤、長褲上台,這個行徑看似反骨叛逆,但他要表達的是更深層的內涵與思想,就如同他所編的舞蹈沒有精準排練的動作,有的是蘊含其中的人生哲學和散發在舞台上的文化精神。

探本溯原 Walk into Tradition

「當原住民不穿著族服時,他,就不是原住民了嗎?」或許就是因著這個疑問,在TAI身體劇場裡族服並不是他們舞蹈中的必備條件,跳得多厲害其實也並不是多重要,那什麼才是重要的?是去溯源、去了解,是有沒有興趣親自到部落跟老人家學習。

探本溯原 Walk into Tradition
瓦旦 • 督喜,TAI身體劇場的團長,並不是舞蹈科班出身的,讓他開始跳舞的原因是因為一滴淚,一滴當初還是高中生的他在台下仰望著原舞者舞台所流下感動的眼淚,也讓留著太魯閣族血液的他在聯考後打了通電話給原舞者舞團,在這之後他也成為其中一員了,更在之後成為原舞者的團長。
待在原舞者久了瓦旦覺得自己也該去看看其他東西了,但在離開原舞者後仍然會叫上幾位也離開原舞者的老夥伴們一同接案創作、表演,而TAI身體劇場也就在不知不覺中漸漸成立了,在TAI身體劇場裡團員們幾乎都是認識10幾年的好朋友,來自台灣各地的團員,現在都為了跳舞與原住民文化聚集在瓦旦的故鄉——花蓮,那裡有個他們稱之為「工寮」的藍綠色大型鐵皮屋,在工寮裡他們不只創作、練舞、工作也休息玩耍、烤火炊飯,與其說這裡是排練場倒不如說這是像他們生活裡的一部份,大家也在工寮的附近一起租間房子同住,相處久了彼此之間都有一定的默契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知道對方要幹嘛,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就像一個部落集體般的生活著。

探本溯原 Walk into Tradition

為了創作還是為了部落?
在每排一齣新舞作時,瓦旦和團員們一定會到部落做田野調查,身為編舞家的瓦旦進部落前一定會先架構自己的想法,但當他們進到部落的那刻,他就把這些想法都丟掉了,「如果我是為了創作而去部落拿他們的東西,那源頭就不對了。」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進部落後不是威風凜凜的把老人家聚集起來,而是把自己當做族人晚輩般,老人家去哪他們就跟到哪去,人家下田耕作他們也一起去幫忙,在一天的工作結束後他們就如同孫子、孫女般的圍繞在老人家旁邊陪他們聊聊天,老人家喜歡聽年輕人唱歌,他們就分享自己部落的歌曲,當他們唱著唱著老人家也開始唱起自己部落的歌來。
「我們沒有辦法做到一模一樣,但希望其中的精神是一樣的」原住民的歌謠有些是情境式是即興編曲的,有些則是儀式型的富含文化在其中,他們學的不只有歌,還有一個文化、一個流傳已久卻慢慢消失的部落精神;「我們真的是透過拼湊的方式,去建構我們所認為的那個傳統」有次他們到拉阿魯哇族的部落中,那裡的人口不多了,而他們的歌也才8首,但這就讓他們用了一年的時間去學,在那一年中他們就不斷的將這8曲循環播放,在車上聽、排練唱連洗澡也在哼。

探本溯原 Walk into Tradition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傳統
本期其他文章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