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興哲 把音樂男人還給男孩 Back To Nineteen

周興哲 把音樂男人還給男孩 Back To Nineteen

都是從音樂中認識周興哲(Eric),琴鍵敲下,和聲漸起,當每個人都訝異於這個大男孩唱腔裡躲藏的老成,卻也在眉眼之間看見他的青澀。放下專業有色眼鏡,與笑得開懷的Eric聊聊天,看著他回歸生活中最快樂的段落。換上球鞋,哼著歌,手指緊跟線條的節奏,帶著點年少時青春的浪漫,與19歲的他一同找回我們人生中的19歲。

無意間點開周興哲的專輯,雖然離訪問日期還有很久,鋼琴引導的前奏剛落,隨著耳膜震動,把感覺全都打開。乾乾淨淨,卻也包裹著濃濃情緒,確實很難想像他才如此年輕。把時間調回現在,曬地逼人的陽光中,開始聽這個穿著T恤、短褲的男孩講起自己熱情之所在。

周興哲 把音樂男人還給男孩 Back To Nineteen

周興哲 把音樂男人還給男孩 Back To Nineteen

最重要的粉絲
高二時因為在舅舅朋友(黃懷晨與戴君竹)的婚禮上獻唱,讓他有機會簽到了生平第一家經紀公司,「那時候很high、很期待,但我爸很反對,他希望我先去讀大學。」抱著堅定的眼神,說服父親給他兩年的時間,18歲返台的周興哲,結果也就順著《16個夏天》片尾曲的超高點播率,達成前所未及的成功,也讓爸爸在態度上有了180度的轉變,「他現在是我的小粉絲,還說想繼續往我身上投資。(笑)」

這樣的情景其實再熟悉不過,畢竟誰都希望小孩能在人生路上走得更順遂些,但對於12歲就和哥哥一起到美國上寄宿學校的他,陪伴他渡過孤獨時光的音樂,或許魔力來得更大些。6歲時就被家裡逼迫學習彈的鋼琴,也在此時被自動自發地撿了回來,出國的那些年,就著周杰倫的《龍捲風》和林俊傑的《害怕》,他在流行鋼琴中,找到安撫自己的浪漫。可以想像那樣的寂寞,但可能無法真切體會得到,當他丟下一句:「彈琴時,讓我感覺我還在臺灣」時,我們也多少被感動了一些。

周興哲 把音樂男人還給男孩 Back To Nineteen

還是男孩
本就個性內斂的Eric,在高中時決定放棄這樣的封閉性,於是,他開始接觸土生土長的美國同學,跟著他們健身,跟著他們嬉笑怒罵。如果真是如此,在那連晚上12點網路都會被切斷的嚴格學校,想必有發生什麼瘋狂的事吧?「大概就是全裸吧!(笑)」,還沒能接話時,他馬上緊接著說:「我們高中有個傳統習俗,畢業那天的前一個禮拜,全體12年級的學生都要在不被學校抓到的情況下,偷溜到附近的河邊裸泳」。腦中已經呈現活似西方青少年片才會有的畫面,男男女女,都為了追求青春,做出某種程度的脫韁不羈,但也或許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過程,才換來了眼前這個如此開朗正向的大男孩。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