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二十四年 學生運動大不同

太陽花學運從三月十八日開始,為時已超過半個月以上,立法院無法運作,這已經是台灣時間最長的學運,但是不是最成功的學運?外界打上許多的問號。

自從台灣解嚴之後,最著名並且成功的學運就是一九九○年的三月野百合學運,其餘像野草莓學運等都如曇花一現,不仔細回想,根本無法記憶。

野百合學運之所以成功,有幾個重要的因素,首先訴求必須要明確而且不能隨時更動,其次學生本身要能感動人民、感動領導人物。當然,野百合的訴求與當時前總統李登輝所推行的政治改革訴求相符,也就是藉助了政治的力量,成就了學運,也幫李登輝達成改革的目的,雙方互利而生存。

當年參加野百合學運的人士如今都是民進黨的中堅級立委或幹部,他們回憶,當年三月學運,訴求始終只有三項:國會全面改選、召開國是會議、公布政經改革時間表。

野百合學運成民主里程碑

相隔二十四年 學生運動大不同
野百合的訴求與當時前總統李登輝相符,藉助政治的力量,成就了學運。

同時,終身職的國大代表和立委,違反民主,早已天怒人怨,李登輝也有心改革,雙方默契迅速合流,學運從三月十六日開始,到三月二十二日李登輝接見五十三名學生,只有短短六天,卻成為民主里程碑。
而且當時的學生坐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上,方式是靜坐絕食,紀律良好,他們犧牲自己的身體健康,感動了台灣人民,他們的性命是否逐漸受到威脅,也一樣威脅了執政者,於是他們產生了無比大的力量。

當年參加野百花學運的前立委郭正亮表示,二○一四年三月學運,訴求始終變動難測,學生反對「逐條審查」,已經與朝野兩大黨衝突,光是服貿就已經複雜萬端,如今又突然加上「公民憲政會議」,叫人如何回應?面對如此善變的學運主張,不但政界根本無從配合,恐怕輿論也會越來越難以同情。

訴求的紊亂當然關乎一個運動的成敗,例如二○○六年反扁貪腐的紅衫軍,台北遊行民眾就超過五十萬人,紅衫軍訴求明確具體,只有「阿扁下台」四字。郭正亮說,即使遊行民眾衝到空前人數,但紅衫軍也不敢輕言號召罷課罷工或包圍民進黨部,更沒有乘機添加其他政治訴求,即使紅衫軍匯聚的能量令人震撼。

訴求明確與否關乎運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