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重新定義政治倫理 為台灣社會重開機

很少人能夠如柯文哲,在參選與否前就掀起一陣旋風,若仔細分析,幽默言論的背後,包含足以啟動新政治文化的論述。而他,正準備用公平正義,進行一場白目的力量對抗白賊的力量。

從思想制度改變 發起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

卓越雜誌問(以下簡稱問):您說要發起一場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可以分享這次的計劃和目標嗎?

柯文哲答(以下簡稱答):本來我只是一個小人民,每天一大早就進台大醫院,忙到天黑才出來,很少有時間把頭抬起來看這個世界,直到有天自己的學生被撞,天啊!每年被撞死的大概有五百到七百多個人,才去弄個什麼酒駕防治基金會,我才開始慢慢關心這個世界、這個社會。我常想,「要留下什麼給下一代?」之後才慢慢有了目標。

柯文哲重新定義政治倫理 為台灣社會重開機
(王瑞琳/攝影)

在醫學界搞政治最大的咖是誰?就是蔣渭水。蔣渭水一生的四個事業,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報、台灣民眾黨、台灣工友總聯盟,大家認為他影響台灣最大的就是台灣文化協會。一九二一年蔣渭水在文化協會學得〈臨床講義〉,學成後覺得台灣是一個「世界文化的低能兒」,如果不及早就醫,有病入膏肓而死亡的危機。

這次選戰的口號是「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這是一場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這場運動的目標就是改變台灣的社會文化。我認為這場選戰打到最後,我會越打越快樂、越打越輕鬆,因為做自己就好。我有信念,這場戰爭不管輸贏,有一點絕對確信,從此台灣的選舉跟政治會改變。

重塑社會核心價值 白目力量抗白賊

問:在您的藍圖裡,四年後的台北希望變成怎麼樣?

答:當發現台北市政府組織直接管轄有七萬多將近八萬人,我就開始想該怎麼領導這個團隊去改變台北。之後歸納出六個願景:公義社會、文化城市、健康安全、關懷分享、社區營造、公開透明。

我希望改變台灣的選舉文化、政治文化、社會文化,讓台灣人民開始走社會價值的選擇跟歷史方向的選擇。這場選戰,我要給自己一個機會、一個希望,還是放棄自己的機會,更重要的是,是否要放棄對台灣歷史的責任,這都是我對社會價值與歷史方向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