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棄兵:NETFLIX史上最強神劇經典原著小說

她的逃脫與寄情,讓她能成就他人無法成就的,完成了當年女性(至今仍是)難以想像的成功。但故事最精采的是她雖逃出了女人的困局,但陷入了自己的困局。她所依賴的棋盤世界因慘敗,打破她安全感,於是她在大眾眼前墜落,打破了蛋殼般,她才又真正重生一次。
每一種成功都是讓人如履薄冰的,因每一步都讓你發現自己的弱點。
貝絲雖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女生,卻發現她過去不屑的女性包袱,卻是她無法破除的繭。她逃離的女人群像,是她最感殘缺的一塊拼圖。
這故事深刻之處的地方就在這樣的自我辯論,我們既想逃離群化的過程,一方面要走出自我,又必須承受更大孤獨。它也沒有給童話的結局,我們身為女生,永遠得要面臨蝴蝶的脆弱,又必須接受毛毛蟲那根深的真實認知。
而貝絲的這女性身影可以在今日成為代表之一,是因她接受了她的脆弱,不再抵抗女人群像,或躲藏於不凡的焦慮中。
她美麗又聰明,讓她更容易活在形象裡,成為被困住的蝶,那振翅聲讓毛毛蟲焦慮不已。直到她一朝並非棋盤上的主角,她才能從棋盤上的貝絲解脫,體會人生原本就是不斷在一局局中重生的棋士,沒有定論也沒有停止蛻變才是人生。

‧摘文

貝絲從一個拿著寫字板的女人口中得知媽媽死了。次日,她的照片上了《先驅領袖報》。那張照片是在楓木街那棟灰房子的門廊上拍的,貝絲穿著一件剪裁簡單的棉質連身裙,即使在照片上,她也顯然長得很普通。照片下方的說明寫道:「昨日新環路發生連環車禍,伊莉莎白‧哈蒙淪為孤兒,前途未卜。車禍造成兩人死亡,多人受傷,八歲的伊莉莎白失去了家人。事發當時,伊莉莎白獨自在家,在拍照前不久才得知噩耗。當局表示,她將得到妥善的照顧。」
***
在肯塔基州斯特林山的梅休因之家,貝絲每天吃兩回安神劑,其他孩子也是,目的是「平衡他們的性情」。在大家的眼中,貝絲的個性還不錯,不過她很高興可以領小藥丸,它會放鬆她肚子深處的某種東西,也幫助她在打盹中度過孤兒院的緊張時光。
佛格森先生把藥丸放在小紙杯中發下,除了平衡性情的綠色藥丸,還有一種強健體魄的橘棕色藥丸,孩童們必須排隊領取。
個頭最高的是那個黑人女孩,喬琳,她十二歲。進去的第二天,貝絲排在喬琳後面領維他命,她轉過身來,拉長臉低頭看著她。「你是真的孤兒,還是雜種?」
貝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裡很害怕。她們排在隊伍的後頭,她應該好好排隊,直到她們走到佛格森先生站的窗口前為止。貝絲聽過媽媽叫爸爸雜種,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小妞,你叫什麼名字?」喬琳問。
「貝絲。」
「你媽死了?那你爸呢?」
貝絲盯著她。「媽」和「死」都是她無法忍受的字,她想跑開,但沒有地方可以跑。
「你老爸老媽。」喬琳用一種並不冷漠的聲音說:「他們都死了?」
貝絲不知說什麼好,也不知做什麼好,只能惶恐地排隊等待領藥。
***
「你們都是愛吸雞巴的王八蛋!」拉爾夫在男生宿舍大吼大叫,她聽到了,因為她在圖書館,圖書館有一扇窗戶對著男生宿舍。她對「吸雞巴的王八蛋」沒有印象,這個詞也很奇怪。但是她光是聽到這個詞的發音,就知道他們會用肥皂好好洗他的嘴。她說「去死」時,他們就是這樣對她—「去死」是媽媽的口頭禪。
理髮師要她在椅子上坐好,不要亂動。「你動的話,可能會少一隻耳朵。」他的聲音裡沒有一絲歡樂。貝絲盡力安靜地坐好,但完全不動是不可能的。他花了很長時間,給她剪出了人人都有的劉海。她努力專心思考那幾個字「吸雞巴的王八蛋」,但只能想像出一隻像啄木鳥的鳥。不過,她認為不對。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