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巡禮

第一屆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於4月12日下午5時30分準時在台北華山文化創意園區正式登場,開幕當天主辦單位不僅邀請古董收藏圈中的重量級人物,如台北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周功鑫、聯電名譽董事長曹興誠、國票金董事長洪三雄等人上台致詞,同時亦邀請演藝界名模與明星如陳思璇、康康、小鐘等人走秀亮相,既成功吸引眾家媒體的關注,也成功帶動現場的熱絡氣氛。

第一屆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巡禮
周杰倫為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友情站台。圖/主辦單位提供。


踏出美好的第一步

謔稱自己是「爐主」的沐春堂負責人邱欣俊,堪稱是此次古董藝術博覽會能夠順利展出的幕後功臣。邱欣俊作風豪爽、交遊廣闊,他出身南部世家,早年赴上海打拼,旗下事業囊括了古董、拍賣、創意設計與藝人經紀等多元面向。此次邱欣俊能善用多年耕耘的豐沛人脈,成功整合台灣老、中、青三代古董行家,齊心為台灣古董市場共襄盛舉,並且獲得演藝圈友人的鼎力贊助,讓氣勢恢弘的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能夠立馬閃耀台北,誠然是值得給予高度肯定的關鍵人物。

觀察這次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舉辦的整個過程,至少有三個面向值得嘉許。首先,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能跳脫以往的圈內格局,一方面藉助名模明星的人氣光環成功吸引參觀人潮,另方面主辦單位將台灣特色點心與氣質高雅的開放式茶席成功置入展覽活動,既讓參觀民眾在觀賞古董藝術品的同時,有賓至如歸的感受;也無形行銷了台灣優良傳統中,好客且善良的優雅形象。筆者以為,儘管古董藝術品的收藏行為,不能也不會是一種全民運動,但相關的展覽活動由於旨在推廣,因此舉辦的型態就不能只局限於小圈圈內的狹隘思維,否則不啻是畫地自限。此次主辦單位能拉近演藝圈與古董界的距離,無論是有意或者是無心,都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筆者期待,倘若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還有舉辦第二屆的可能,那麼更多新奇的異業結盟,絕對是讓台灣古董圈朝向繁榮發展的一個正向力量。

其二,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籌辦伊始,縱然不免也有意見相左的不同雜音,甚至部分人士亦曾直接唱衰博覽會只是一種虛浮的假象,但事實證明,博覽會舉辦期間非但帶動台灣沉寂已久的熱絡氛圍,而且參與展出的古董行家也都各自達到自我形象的提升訴求。特別是在博覽會的因緣結合下,台灣古董圈出現有史以來老、中、青三代古董行家齊聚一堂的團結景象,更令人感覺到希望無窮。無庸諱言,台灣古董市場過去除了「聚英雅集」外,長久以來一直沒有展現團結的集體的表徵力量,以致過去的台灣業者不是上不了國際舞台,就是被一一擊破。但如今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在主辦單位的折衝協調下,實力堅強的老輩古董行家願意放下身段,與中、青輩古董行家並肩競合,這不僅具有老雞帶小雞的傳承意義,同時對台灣古董市場的集體力量也有劃時代的不凡展現。不僅如此,細觀此次參與展出的古董行家也都紛紛使出渾身解數,如雲中居與禮瀛東方藝術展出博物館級的精彩雕塑,驚豔全場;而慎德堂、寒舍、羲之堂則在各自擅長的領域持續耕耘;又疊璧山房展出質精量豐的明清玉器,也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此外明與愚的古物結飾創作,更將古董與時尚巧妙連結,展現全然新穎的視覺感受。又如上榕古美術與隱於室合作舉辦的雅緻茶席,遠道邀請香港茶王白水清親臨主持,讓參與的嘉賓有如醍醐灌頂,也間接提升台灣愛茶人對普洱茶更深度的認知。除此之外,諸如漱玉樓的香席香具,乃至居意、依舊草堂、周家店、耕心草堂、應真藏等皆精心推出高雅文物,也都為此次博覽會做出最好的示範與貢獻。

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

其三,就在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舉辦期間,會裡會外也同時有諸家台灣在地的拍賣公司舉辦預展或拍賣活動。眾所周知,拍賣活動是最容易匯聚人潮與市場目光的商業行為。台灣古董藝術市場在古董藝術博覽會舉辦之前,快速地增加了四家新興拍賣公司,這無疑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若先屏除這個現象暫且不談,事實上眾家拍賣公司因有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的相互加持,也讓兩造雙方因活動的彼此牽引,營造出更為活潑的市場景象。根據筆者觀察,部分拍賣公司為了增進自己的成交業績,甚至不惜直接在中國大陸組織客來台觀光,換句話說,在人潮就是錢潮的先決利基下,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舉辦期間,檯面上熱熱鬧鬧之餘,也著實為台灣的觀光經濟帶來一定的助益。

一旦提到博覽會所延伸的相關觀光效益,對照政府的消極態度、委實讓人不敢恭維。據相關業者表示,博覽會展覽期間,政府相關稅務機關一直以不怎麼友善的態度虎視眈眈,以致許多業者咸認為,政府不主動幫忙古董業者創造更有利的經營環境也就罷了,竟然還想在這節骨眼上企圖課徵稅金,讓人覺得政府藉課稅搶錢的姿態不免吃相難看。其實,合法繳稅原是國民應盡的義務,但諸多商家在繳稅之前,政府也應該有義務為一般百姓營造更美好的經營環境,畢竟如果大家都賺了錢,繳起稅來也就不會心不甘情不願。可是我們的政府相關部門卻始終以本位立場看待稅收的「合法性」,一點也不關注台灣古董藝術產業的稅率是否真的合情合理。筆者一直強調,古董藝術產業有它相對脆弱性與特殊性,其中脆弱性在於它的小眾結構,而特殊性則在於古董藝術產業具有衍生觀光財與提升國家整體文化形象的無形力量。就以這次台灣古董藝術博覽會為例,儘管參與的業者不約而同標榜「只展不賣」,但展覽期間所牽動的相關觀光財與文化財,其實是具有一定貢獻的。

政府標榜稅務公平,或許更應該著重實質上的平等,而不是一再強調虛無的齊頭式平等。國外行之有年的古董藝術博覽會,它所帶動的相關經濟效益早已是有目共睹,政府若想在這區塊創造更多的稅收,首先要做的應該是先扶持產業的健全發展,而非一開始就澆熄業者的熱情,誠如胡適所說: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政府諸公們,可不可以真正傾聽人民的心聲,別再一意孤行了!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