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不知道臺灣有多好

我們都不知道臺灣有多好

深藏生活中的素質,才是臺灣真正的寶

一九七二年,臺灣加入了世界不動產聯盟(FIABCI)後,因退出聯合國致國際地位一落千丈,無法突破。二○一一年俄羅斯亞歷山大主席來臺開會,會後在卡拉OK熱烈氣氛中,亞歷山大忽然站起來說,他來自俄羅斯,也走遍世界,從未見過像臺灣這麼坦誠熱情的人民,人人敦樸厚實,好客親切,把外人當朋友,是世界少有現象,我知道你們申請主辦世界大會很久了,我們一起來爭取下屆大會在臺灣召開吧。
這是我們幾十年來無法突破的期待,居然在臺灣熱忱好客的氣氛下融解了。兩年後,在臺中胡市長強力支援下,臺灣辦了讓全世界亮眼的世界大會。
臺灣的好已深入生活之中,我們都忘記了,反而需經由外人才能看出端倪。這深藏生活中的素質,才是臺灣真正的寶。我們祖先由中原避亂,一直往南逃,經過一千多年才到臺灣。我們躲過了五胡亂華,五代十國、蒙古、滿清的摧殘。沒有嘉定殘殺、揚州十日的恐懼,腦海裏一直保留漢唐以來溫和美好的文化基因。
肉體有肉體基因,精神世界也應有精神世界基因。個人的精神基因,又與群體精神基因,組合成各地不同的文化基因。如分析不同地方、歷史、人文因素,便可知道其風俗民情或普遍個性如何了,例如北方人豪邁,南方人細膩。臺灣人因為保留漢唐文化基因,天性比較平和而且親切。
而且逃難成了我們互助的美德。君不見善款的捐助,從不手軟。日本三一一捐助,八成善款來自民間。報上屢見小市民以儲蓄捐助救人。社會好事,真是不勝枚舉。因為我們都司空見慣,忘了這也是臺灣的好。
我想從一個與臺灣相反的例子做對比。與臺灣同樣在大國與大國夾縫間求生存,大陸西北黨項人就辛苦多了。黨項人古稱羌人,羌人在成吉思汗崛起時被殘殺殆盡。我在麗江聽了一次羌笛演奏,永生難忘。羌笛短短細細,音聲高而尖,感覺很淒涼。吹笛的說,羌笛只傳子不傳女,因為只有羌笛音聲,能將羌人哀怨送上雲霄,說與老天爺知道。羌女出嫁,民族的哀鳴就逐漸淡化,甚至消失。
臺灣沒有羌人怨哀,臺灣人一直很平和。雖然一九四九年撤退,引來一陣社會不安,但也帶來中華文化精華與希望。蔣先生帶來全國一流人才,使臺灣經濟起飛,而故宮國寶,全是幾千年來精神能量與文化基因最高寶藏。能量使臺灣亮起來,但大家都把它給忘了。其實,這一流人才傳承,與故宮幾千年來精神文明潛在能量,才是臺灣至今屹立不搖的原因。
能量的世界與政治世界,是不一樣的。政治看得見,容易引來爭端;能量看不見,反而被忽略了。其實能量才是引導生命往前邁進的推力。如果政治是龍,能量是龍珠,龍珠的能量必須高於龍才能成為龍珠,帶領龍往前走才是臺灣未來真正使命所在。
臺灣應該以這得天獨厚條件,提昇內在文化基因,不必在政治上與人糾纏不清。二十一世紀是能量時代,諸如量子科學、高科技、資訊,及文化、學問、素養、品質,這些都是形而上能量,我們要往形而上世界發展,使人人具備溫文儒雅的心及科技涵養豐富的腦,那麼,像世界不動產聯盟主動來邀的事情將陸續發生。
即將選出的臺灣領導人呀,你知道臺灣有多好嗎?

本文作者為統一集團前總裁、三三會顧問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