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被罵的勇氣」 車險理賠 化怒火為柔水

「把人撞成這樣,只想賠一點錢了事?」每次處理車禍案件,被罵、被幹譙、被申訴幾乎是家常便飯,「明明我們是來幫助受害人的,卻被罵到臭頭。」兆豐產險個人保險理賠服務部副科長鄭聖齡苦笑。

外表斯文、木訥的鄭聖齡,從業七年、不算資深,但這份工作讓他見識過人情百態,早出晚歸,工時十幾個小時,每天被案子追著跑,好不容易喘息一下,電話響起,又是劈頭就罵,挫折感也曾讓他遞出離職信。「但轉念一想,可以幫助人,又這麼磨練心性的工作,哪裡找?」

轉彎撞行人 頭部重創成植物人
兩年前的傍晚,新店發生一起嚴重車禍。二十五歲的保戶廖振皓開車回家途中,準備在路口左轉,耳邊突然傳來砰的一聲撞擊,他急忙踩下煞車,但為時已晚,只見一名中年婦人趴臥在引擎蓋上,雖無明顯外傷,但因頭部重創,當場失去了意識。

事發當時,兩人的行進方向都是綠燈,婦人也走在斑馬線上,廖振皓因未禮讓行人,須負擔全部肇責。

婦人先在加護病房住了多天,後又歷經轉院,仍未見起色,最後住進護理之家。由於腦部嚴重外傷,婦人呈現植物人狀態,須全天候由專人看護。 為了釋出善意,鄭聖齡與保戶廖振皓三不五時就去探望,得知受害婦人家境不好,本身也沒有任何保險,出於愧疚,廖振皓每月自掏腰包二~三萬元補貼醫藥費。

出乎意料的是,家屬沒有謾罵怪罪,反而回過頭要廖振皓放寬心、好好上班,這反應倒讓鄭聖齡愣了一下,回過神來,才暗自慶幸,這起案件可以順利落幕,沒想到,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頭。

求償逾三千萬 超過第三人責任險額度
隨著病情未見好轉,婦人的親戚對求償金額七嘴八舌,後來更委由律師提出傷害訴訟,並向廖振皓求償三千五八九萬元!這個金額,他始料未及。

根據法院判決經驗,車禍致人於死的和解金額約三~四百萬元;若傷及腦部,治療後仍會遺存部分障礙,殘廢或植物人因喪失勞動力、再加上精神慰撫金,多有破千萬的案例。但實務上,這類鉅額賠償加害人通常難以負擔,最終淪為一紙債權憑證。

由於這筆鉅額求償,已超出第三人責任險的涵蓋範圍,幸好當初廖振皓在表哥的堅持下,買了超額責任險。「初入社會時,懵懵懂懂買下人生第一台車,當時只有投保強制險。」廖振皓說,表哥得知後臭罵他一頓,並說年輕人愛開快車,一定要買車險,還強調超額責任險的預算不能刪。現在回想起表哥當時的「雞婆」,廖振皓心存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