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教老師勇闖白色巨塔「病人就像調皮學生,耐心是最好的治療」──耕莘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陳一嘉專訪

陳一嘉不只愛對病人「身家調查」,看一個病人可長達二十、三十分鐘,甚至有老病人因為太瞭解陳一嘉的耐心,告訴記者「如果只是想拿藥就走,建議不要掛陳醫師的診,因為他看太久、太仔細了。」

母親罹患甲狀腺癌 他決定「跳槽」醫學系
我們採訪過不少醫師,大多數的醫師,不是出自醫生世家,就是從小很會念書,大學考上第一志願醫學系,歷經實習醫師、住院醫師,按部就班,最後成為獨當一面的主治醫師。

但陳一嘉不一樣,他不是那種按照「標準流程」培養出來的醫師,他是繞過路的;而正因為走過一段不一樣的路,如今才能培養出他那「異於常人的耐性」。

「其實,我大學是念臺大大氣科學系的,」那是學什麼的?「就是學看氣象,畢業後通常直接考高普考,到中央氣象局工作,當公務員。」大氣系和醫學系,八竿子打不著。是什麼原因,讓大氣系念得好好的陳一嘉,決定「跳槽」醫學系?

「大三那年,我媽罹患甲狀腺癌,在成大醫院開刀,」陳一嘉是台南新營人,在台北念書的他,一得知母親罹患癌症,立刻南下扛起照顧的責任,「我對醫學一竅不通,聽起來很簡單的手術,我完全聽不懂,」第一學府臺大人的自信,瞬間跌落谷底,「把我媽送進開刀房的那刻,我有一種好像要天人永隔的恐懼」,回想起二十一歲那年,陳一嘉仍歷歷在目。

未知令人恐懼,陳一嘉將恐懼化為行動力,「如果我成為一位醫師,我就能親自照顧家人的健康,」這樣的念頭,讓他決定重考大學,「而且非醫學系不可」。

大氣系已經念到大三,乾脆直接撐到大四畢業,畢業後當兵,當兵完再準備重考。不過,重考也沒想像中順利,第一次重考沒上,再考,考第二次,才如願考上臺大醫學系,醫學系畢業、完成PGY後,陳一嘉決定選擇耳鼻喉科。

為什麼選耳鼻喉科? 陳:我喜歡與人互動
根據衛福部統計,台灣超過五萬名專科醫師,除了五大科(內科、外科、兒科、婦科、急診),累計人數最多的,就是家醫科和耳鼻喉科。

事實上,家醫科和耳鼻喉科,也是一般民眾最容易接觸到的科別;一有不舒服,不知道身體哪裡有毛病,通常也會先選擇家醫科或耳鼻喉科看診。「家醫科和耳鼻喉科,是醫病關係最緊密的科別,」陳一嘉說,當年選科的時候,家醫科名額少,所以選了耳鼻喉科,「因為我喜歡和病人互動,你想想看,每次看耳鼻喉科,醫師是不是經常看著你的臉呢?」說得也是,誰叫耳、鼻、喉,都長在脖子以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