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報董事長 陳永興》人生不是只有一個答案

陳永興有多種角色和身分,30年內,他換了13份工作,精神科醫師、立委、高雄市衛生局長,更到過羅東聖母醫院服務,擔任院長,為老人醫療大樓奔走募款。從羅東聖母醫院退休後,他沒有忘記年輕時爭取言論自由的熱血,創辦了網路媒體《民報》。有朋友勸他,不要老了還做這個要燒錢、無法賺錢,且要投入一堆精力的工作。他覺得,人不能沒有理想,難道老了就不能將年輕時的夢想實現嗎?

陳永興一直被外界看待是深綠的人士,所以不少人以偏向綠媒的角度來看待《民報》。他解釋,創立《民報》無關政治,緣起是希望傳承1920年代日治時期,蔣渭水所創立的《臺灣民報》精神,這是一個知識分子的夢,這個夢是要提醒知識分子應該要培養「理性論辯的能力」,不要只是被一元、二元的價值觀所限制。

他認為,從1920年代至今已經一個世紀,臺灣知識分子的成長還是不足;現在的媒體雖多,但內容空洞乏味,或因財團掌控,或因偏重政黨的意識形態,導致最後報導的內容,對臺灣的提升沒有什麼幫助。因此他創立《民報》,就是為了「填補表面上看起來自由,事實上媒體品質低落的空缺。」

「自由還不夠,還要品質好。」在他眼中所謂的「品質」是要深入探討與臺灣切身相關的議題,並研究解決問題的方法;像他特別關心「教育」與「弱勢族群」等議題。令人驚訝的是,身為早期的醫師,他沒有一點「八股資優生的優越感」,相反地,他認為臺灣的教育普及率雖然高達99,卻沒有訓練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如果出了社會之後,媒體又不探討這些,那麼臺灣永遠不會進步,而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人生不是只有一個答案」他這麼說。

是社會工作者而非政治人物

最喜歡的身分仍是陳醫師

陳永興說:「把我當成政治人物的人,大概是不瞭解我。」他最喜歡的身分是大家叫他「陳醫師」。他自嘲說自己創立公司卻沒賺錢,不喜歡大家叫他「董事長」;而國大代表、立委、高雄市衛生局局長等身分,對他來說,只是用「醫療專業去關懷弱勢」的多重角色扮演罷了。

在他的眼中,從政就像「下診斷」一樣,一定要先經過幾個步驟。一開始先完整地收集病人的症狀、家族病史,再進行假設與「鑑別診斷」,並根據主、客觀資料確診之後開出處方。醫人的方法是這樣,醫「事」也未嘗不是如此!相同的都是「理性邏輯」加上「醫者父母心」。

至於在臺灣最容易被挑動的「政黨議題」,牽動的往往是家庭裡、夫妻間的情緒拉扯,但他會投入「政治」卻非如此情緒性。陳永興說,他會進入政治領域,緣起是精神科醫師的本職,去關懷弱勢(如:原住民)及精神疾病患者,他自認是「社會工作者」,而非政治人物。由於在循線解決弱勢問題的過程中,慢慢發現問題的根源是出在「政治」,要解決問題必須從這裡下手,才逐漸與政治產生連結。

所以,陳永興在意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非意識型態。他強調:「我們不應以意識型態來討論問題,大家不要被藍、綠綁架,臺灣人現在還在非藍即綠的『二元對立』思維裡,其實我認為歐洲的多黨制,兩個大黨各擁有30%多的支持率,其他小黨大概各有5%,這種互相制衡、多元發聲的情況最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