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徐州鐵鍊女事件透視中國農村現狀

至於徐州民風、民俗這類話題,網上討論甚多。比如自古以來,黃泛區(黃河泛濫區域。一般指1938年6月河南省鄭州市附近的花園口堤岸遭到破壞后的受災地區)都有蠻荒的底色。徐州及整個蘇北地處黃河下游,從古到今,這裡的社會秩序都是極其脆弱的,洪水過後,財富盡成水漂,親人鄉鄰十不存半,辛勤耕作積累資金,增購田產的模式在這裡行不通,因而鄉民多重短期利益,哪怕掠奪也在所不惜。這些都有道理,我就不再贅述。

中國政府打拐更多是打造「面子工程」

聯合國每年出版的《世界人口販賣報告》(UN Human Trafficking Report),列在第一的就是東亞地區,偶爾也會點名說中國是人口販賣大國。這裡僅舉幾例:比如2007年美國國務院的報告認為,中國的人口販賣問題以境內拐賣為主;2017年美國國務院再度在報告中指稱,中國是販賣人口最嚴重國家之一。中國當然不接受這些指責,每次都予以反擊,比如《新華社》2019年刊發專文〈罄竹難書!美國人口販運罪行史話〉予以回擊。有時候,中國出於睦鄰考慮,會抓捕一些涉外人販子,比如2019年中國公安部與緬甸、柬埔寨、寮國、越南、泰國警方合作,六國警方聯合開展打擊拐賣人口行動,破獲拐賣案件和婚姻詐騙案件760 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332名,解救被拐外籍婦女1,130名,兒童17名。

但是,中國的人口拐賣主要在國內,因此,所謂「2019六國聯合打拐行動」,不過是面子工程,中國想通過這一行動證明中國不是野蠻國度。對於國內的人口拐賣,各級政府裝聾作啞。比如,中國國務院2021年4月28日頒布《中國反對拐賣人口行動計畫(2021~2030年)》,江蘇省遲至2021年12月11日才頒布《省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江蘇省貫徹中國反對拐賣人口行動計畫(2021~2030年)實施意見的通知》。就在一個多月之後,徐州鐵鍊女事件曝光。從事件的曝光直到目前,徐州地方當局及江蘇省級當局表現的就是打拐行動主要是發各種通告敷衍輿論,估計拖到輿論降溫之後,再按政治需要處理一些人,但決不會擴大打擊面,處理政府、員警、法院系統涉及人口拐賣犯罪的各種參與者。

在中共治理下,除了長三角與珠三角這種對外開放較大的地區農村之外,大部分農村地區早就淪為與現代精神文明絕緣的鹽鹼地,徐州只是其中一塊鹽鹼化比較深重的區塊而已。徐州鐵鍊女的悲慘故事曝光後,不少人放下心理負擔,願意講出家人的類似遭遇,尤其是願意面對並批判中國底層之惡。這在認識上是跨越了很大一步,因為中共革命依賴流氓無產者起家,其宣傳向來是人民神聖,而底層則被視為人民的代表。

從徐州鐵鍊女事件透視中國農村現狀
【本文摘自《看》雜誌第231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231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