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50年》電影開啟時代對話

那時,一部電影,一個時代,一場熱血沸騰的夢。此刻,一部電影,一場對話,一段互相理解的開始。

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過去,可是我們有相同的未來。每個人不同的過去是事實,可是不知為什麼,對於相同的未來我們卻很少討論,反而一直爭執於過去的不同。

台灣現在有一個很嚴重的現象,就是否定過去。我們不願承認過去的某些屈辱,或者不願意承認某些不堪;不同的史觀,在每一個人心裡都有屬於自己的解讀,但不可思議的是,我們也常拿自己信仰的史觀去否定別人的史觀,甚至不知不覺地否定了我們自己。

一個地方、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不應該否定過去。因為我相信,否定過去就是背叛現在的自己。整個台灣現在會這麼分裂,和那種失根感,是因為我們無法正視我們的過去。

不論昨是今非,還是今非昨是,我相信否定了過去,就是背叛了現在的自己。

記錄《我們的那時此刻》,我一直想傳達的核心理念是世代理解。「世代」,有人說5到10年是一個世代,也有人說現在2年就是一個世代,但我認為,反而是50歲以上跟30歲以下,這兩個世代最具世代衝突,因為他們之間存在巨大的差異。

《我們的那時此刻》,在選後48天上映,離新總統就職還有83天。在死亡與重生交替的當下,在當選還沒有就任的關鍵時刻,我想提出一個觀影及世代理解的新角度。

我們已經歷過兩次政黨輪替,政黨輪替創造出的只有對立,兩次執政黨都沒有在關鍵時刻,建立起理解的機會,我覺得很可惜。究竟要如何進行「世代理解」?我想談一個平行觀影的角度。

觀影的角度

看電影,大家一起面對銀幕,是我想提出的世代理解方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