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批判歌手陳昇 人生就是這回事!

他,為什麼拒絕做玻璃門內的貴族?他,為什麼要用「老鼠方式」笑笑罵人?「昇」式浪漫讓你看過後更了解他對這個世界的深情。

拒絕做玻璃門內的貴族,陳昇選擇站在玻璃門外批判。

唱了人生大半輩子,陳昇堅持「沒有」原則,就是「沒有不唱的舞台」,走到哪,都能唱! 一個觀察人情世事的歌手,走闖歌壇20 多年,每個吟遊走唱間,他總是觀看著人、觀看著社會,每首歌批判卻都是真話,這就是陳昇式的「浪漫」。

《把悲傷留給自己》占據所有KTV 排行榜,不過他很清楚自己人生要的,不是走進成名歌手的「高貴俱樂部」,他選擇站在俱樂部門外,真實地活一場。

在《P.S 是的,我在台北》這張專輯裡,他這樣寫著:這個城市裡的人都像一本厚厚的書,有著不同的故事。這城市是個冒險場所。說這城市就像是一條和顏悅色,毛色發亮卻也隨便會被觸怒的瘋狗,實在也不為過。這城市裡面的人,要不就特熱情,要不就特濫情,要不就特呆……
這個城市既醜陋又可愛,俗氣又摩登。

陳昇,不嚴肅,卻很認真。批判的靈魂裡,有最真誠的浪漫。就像罵完毛色發亮的瘋狗後,他會補上一句:「如果你覺得我有些地語無倫次,那就對了,這城市的人,講話就這調調,什麼都懂一點,也什麼都不懂⋯⋯,很想負起些責任,卻什麼都負不起。」

他說,每天都要找件事情來罵罵,不滿電視名嘴從不換人做做看,不滿媒體的語言暴力,不滿財團政府貪汙,然後他用擅長嘲諷口吻,書寫著消遣。奇怪的是,他的批判,總是讓人看見更多他對這個世界的深情。拒當玻璃門內的貴族,選擇站在玻璃門外批判,以下是他的親身分享:

人生》拒當玻璃門內的貴族

我不想走進王府井裡去,喝一杯咖啡,寧可在外邊感受,苦命人們在這裡苟延殘喘的生活……。

年輕的時候,我母親常常哭著跟我道歉,說家裡沒錢給我念書。還好我家沒錢,我得討生活,所以進了唱片公司,才學了功夫。在彰化念完汽車修復科畢業之後,我一個工職生就來了台北,在電梯公司當工人,一邊等當兵,後來進了軍樂隊,多少受了點音樂教育,退伍之後,為了吃飯,就到唱片公司做事,做了4、5 年,學了很多,然後進了滾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