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賽車手韓寒─中國最有影響力的「 80後」

這時候寫韓寒有很多理由。首先,韓寒在台灣要出書了,有別於過去他在台灣出版的都是小說,這本《青春》收錄他的時事針砭與評論,台灣讀者可以接近更真實的韓寒。
其次,從2000年出版第一本小說《三重門》到現在,剛好,韓寒創作路上也屆滿10年。不管對一個人、一件事,10年這個數字,都極具象徵意義。
當然,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你認識韓寒嗎?」5年前問台灣人這個問題,點頭跟搖頭的比例可能接近1:1。但今年5月,韓寒當選《時代》雜誌(TIME)全球年度百大影響人物,排名還超越美國總統歐巴馬;到9月21日,韓寒博客(部落格)造訪人數已突破4億2千萬。無論有人把他比作昔日的魯迅,還是從前的龍應台,總之,若只把韓寒視為中國「80後」作家「之一」來認識或理解,在今天絕對是不夠的。
《三重門》的後記中,當時17歲的韓寒酷酷地叫自己是「一塊上海大金子」,他跟自己、也跟所有讀者說:「我是金子,我要閃光的。」彷彿當時已經宣告一個韓寒的時代、時代的韓寒,即將登場。
「憤青」或異議分子,在中國不算罕見,為什麼10年間,韓寒旋風愈刮愈烈?
「他是個有責任感的文字寫手,」5年前出版韓寒《長安亂》,今年則把《青春》一書作為創社代表作之一的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這麼說。「寫手」跟「責任感」,組成了她觀察韓寒的兩個關鍵字。

幽默的刺,溫熱的心
作為寫手,韓寒的文字極具魅力,就算直搗時政、批判社會,他的語言不悲情凌厲,反而透出一種幽默與時尚感。在主旋律外發出另一種聲音,保持清晰,卻又不至於踩到底線,被完全消音,當中的微妙,韓寒是掌握得很好的。而在開了自己的博客後,由於敢言,經常面臨發文被刪的局面,與其說是約束了他的發言權,倒不如說讓讀者們追逐韓寒的文字,又多出一種額外的挑戰跟興味。
就像9月19日,韓寒發文「遊行的意義」,據說在網路上只存在了50分鐘。他質疑的不是918當天該不該參加遊行,卻是為什麼政府不作為,要百姓遊行。對國家跟人民的關係,韓寒譬喻得既入骨又令人莞爾:「國家就是一個女人,執政者就是佔有她的男人。有幸福美滿的,有相處和睦的,有家庭暴力的,有關係緊張的,有離婚再嫁的,有不能改嫁的,但無論如何,你愛一個女人總不能連她的男人也一起愛了去。」
(精采完整內文請見《Cheers雜誌》121期,http://www.cheers.com.tw/doc/page.jspx?id=40288abc2b7f68c6012b7fe0bc54008c)

延伸閱讀:
到大陸工作是躍進還是冒進?大陸工作一卡通!
http://www.cheers.com.tw/doc/page.jspx?id=40288ae41709fb2001171a8d8cf63ea0

面對中國,你焦慮嗎?35歲前,瞄準跨海新工作
http://www.cheers.com.tw/doc/page.jspx?id=40288ae41709fb2001171fe7ea752902

2010年亞洲大學競爭力調查:新加坡、香港整體評價高,中國最肯花錢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