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肉上桌,準備好吃實驗室做出來的肉了嗎?

除了利用植物製作,如果我們直接從細胞做出一片肉呢?這樣的肉質來源,並未宰殺動物,重視動物福利的族群會買單嗎?

「五十年後,我們也許可以從為了吃雞胸或雞翅而養整隻雞的荒唐中解脫,改由透過合適的介質來單獨培育這些部位。」1932年,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曾樂觀的這麼提過。《億萬商機人造肉》(Billion Dollar Burger)講的,就是現在一心一意想讓這番話成真的飲食新產業:一群企業家、社運人士、科學家,如何致力推動用動物細胞從實驗室培養出來的肉品。這群篤信科學,決心顛覆畜牧業的「未來肉品」信仰者,在談論自己的工作時,常常引用邱吉爾的這段話。

未來人口爆發,食物還夠吃嗎?

細胞肉上桌,準備好吃實驗室做出來的肉了嗎?
細胞肉不像現在常見的Beyond Meat、Impossible Burger由植物製成,而是來自動物的細胞,帶有真肉營養的肉類,這會是解決全球環境危機與糧食問題的答案嗎?全球肉類市場每年宰殺650億隻動物,碳排放問題迫在眉睫,畜牧業就佔了總排放量的14%,且動物大多在有違倫理的惡劣的環境下度過一生。另一方面,聯合國預測到2050年,要跟上人口增長的速度,農業生產量將必須增長70%。

來吶,一起吃假肉

從實驗室提出的解決方案能否承擔使命,很大程度取決於人類何時願意從對危機的得過且過中覺醒。不過眼前一個更實際的問題在於,如果盤中的肉不是來自動物,而是來自實驗室,人類能不能接受這種新產品?“當我們聽到一種新型的「道德」肉類,其碳足跡要低得多,它是從細胞中培養而沒有殺死任何一隻動物時,人們的第一反應通常是:「我不吃這種假肉。」

紐約的食品業記者蔡斯·珀迪(Chase Purdy)認為,人們有理由放下對「細胞肉」的厭惡,在《億萬商機人造肉》中,他近距離接觸了幾家來自矽谷、荷蘭、以色列的新創公司,探索了這場他稱之為「可食用的太空競賽」的飲食革命。他們都在努力爭取率先將珀迪稱為「細胞肉」的實驗室培養肉產品推向市場,希望在這個價值1.8萬億美元的肉類市場中佔到一席之地。

細胞肉面臨的阻礙,甚至包含政治與文化

從科學、市場、政策與環境等多角度探索,《億萬商機人造肉》有點像是這場飲食變革背後盡可能周詳的幕後花絮,篇幅大多著墨在舊金山一家叫JUST的公司,以及公司CEO喬什·泰特里克(Josh Tetrick)身上。珀迪也訪問了前激進派社運人士Josh Tetrick,和說客、監管機構等細胞肉的支持或反對派。

細胞肉上桌,準備好吃實驗室做出來的肉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