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核什麼能?燒柴油的啦!」

明星不是只能風花雪月,也可以熱血也可以暢談國家大事!近年來許多的新生代歌手、導演、明星紛紛透過各種方式對台灣社會中重要的公共事件發聲,勇敢說出他們的看法也期望引發我們的關注。《BODY》進行專訪,願與讀者一同聽聽他們是怎麼想、怎麼說的,讓我們看到明星在他們嘻笑怒罵背後不一樣的聲音!

出道二十五年至今,許多在《恨情歌》與《鴉片玫瑰》年代時,正十幾二十歲的聽眾或歌迷或許都有跟我一樣的感覺:陳昇是一個很全面的時代性歌手,我們跟著他一起風花雪月、隨之年長隨之愛屋及烏地也聽著《新寶島康樂隊》,隨著他唱寶島土地人情一樣溜口,因為他歌裡流露的土性與風花雪月時的煽情一樣精緻、一樣完整地勾人心魂。

陳昇:「核什麼能?燒柴油的啦!」

然後在福島核災之後的核電爭議沸沸湯湯,他果然就唱了〈應該是柴油的〉毫不留情嘲弄的語調「快樂而放心地唱著」一個小市民對於政府不解的心情,做我們這小小島國跨年演唱會的隆重開場,這份搖滾老青春的熱血橫生,讓台上台下、螢幕裡外的我們一起歡聲雷動。但昇哥熱血並不是今天才開始,從守護濁水溪溼地、保護台灣媽祖魚,新寶島康樂隊初時關切的族群與土地問題至今愈益掩不住深情難辯,雖然被我們問及此事時他是帶著一點謙抑與鄭重地這樣回答:「那其實是很沒禮貌的一種行為。」好像真有一點不好意思似的:「我覺得,藝人的分內工作還是提供娛樂,觀眾沒有必要來聽你說教、聽你的信念,所以藝人自己去背負太多的社會責任,好像是有一點逾越了的。」

知道沒禮貌,但還是「非如此不可」,《BODY》雜誌預約專訪昇哥的深情。

BODY:昇哥是為什麼想起要反核的哩?

昇:不是突然,是一直以來。從廣島、長歧被投了兩顆原子彈開始,(插嘴:但那時昇哥出生了嘛?)不管嘛,妳知道那件事情太噁心,就夠了嘛。人是不能貪心、不能自大的,如果在我們的老奶奶時代,大家點煤油燈、燒柴火可以過日子,那我們就過那種日子就好了;如果煤油燈跟柴火會讓人生一些會咳嗽咳不好的病,那我們就生那種病就好了。原子能(核能)根本不是自然的東西,我反核,因為我雖然過人類的生活,但我不希望人類是害蟲!

陳昇:「核什麼能?燒柴油的啦!」

BODY:能不能談談〈應該是柴油的〉這首歌?它的創作靈感是什麼?

昇:可能是因為「核能」的巨大太過於匪夷所思了。我為它寫過一段話〈關於更美好的明天,我想說的是〉:「之於那些帶領著我們滿意的活在現在,以及快樂的走向未來的領導們,為何你們可以那樣高不可攀的忽略那些簡單的問題,又或者是這其間有著什麼樣巨大的利益去矇閉你自己,規避核電將會遺害子孫千千萬萬年那樣的問題,於是我們要這樣安慰我們自己,偉大的領導們,其實你們是無辜的,你們是那樣的精明,一定更不捨得我們美麗的寶島將要付出的代價,於是我們寫了這樣的歌,快樂而放心的唱著,核能發電並不存在,我們相信其實是柴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