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 李後良

安居在平凡生活中
最真的修行

每個人所經歷的「家」不盡相同,有人害怕孤單,想找個人依賴而進入家庭。
也有人害怕成家後會失去自由,而堅持不進入婚姻。
什麼樣的際遇,會讓一位抱持著不婚主義的浪子願意停下來,甚至覺得「家」才是最好的修行場?

「家,在我的前半生中,是不存在的。」在李後良年紀很小的時候,母親已經離開身邊,十七歲時父親意外去世,他從此搬離了那個沒有「家人」的家,開始獨立在外討生活的日子。

原本在北部擔任攝影工作的李後良,抱持著不婚主義,人生也沒有太多大追求。在一次不經意的邀約中,李後良開始接觸衝浪,也很快愛上衝浪,從北台灣的海邊開始,後來乾脆辭掉攝影工作室的工作,遷徙到墾丁,就只為了每天都可以衝浪。「當時我滿腦子只想要衝浪,晚上就在墾丁大街擺攤賣東西,白天幾乎都在海邊衝浪。」

從海平面
到五千公尺高山

在墾丁期間,李後良遇到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聽他們分享旅途的故事,也開始接觸到身心靈的議題。「一開始聽到時覺得這群人不知道在講什麼,好像是另一個世界的話題,後來越聽越引起我的好奇心。」在厭倦墾丁大街的夜市人生後,李後良又離開大海,揹起背包,買了一張單程機票就出門,獨自在高山間挑戰孤寂的極限。

從西藏的藏傳佛教地點開始,經過尼泊爾到印度,途中也住過聖母峰基地營(EBC)。過去幾年衝浪練就的好體力,正好在高山的適應中派上用場。「在海拔五千公尺的上坡路段,心肺承受的壓力像是衝颱風浪時的強度。近幾年開始流浪拍照後,雖然衝浪的機會少了,仍會懷念起在大海裡的一切美好,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和純粹的快樂之一。」

意外中的意外
順其自然獲得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