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奔向老化 長照雙法到底在玩什麼

臺灣奔向老化 長照雙法到底在玩什麼
長照雙法中的長照法終於過關,本是佳話一則,但在長保法未過、長照財源不定等因素下,各界的批判如雪花片片飛來,到底臺灣長照將何去何從?

禮運大同篇提到,所謂「幼有所養、壯有所用、老有所終」,這三大理想的人生階段,確確實實的說明中國人重家庭、親情的觀念。
可惜的是,在二十一世紀的臺灣,年輕人在薪資低、社會環境等外在因素影響下,逐漸不願意生小孩,也因此導致生育率低落的窘境。在連帶的循環下,新生代的凋零,突顯即將步入老齡化的社會,壯年人口需負起的照護擔子更重了。

紛爭下的長照服務法出爐

在今年五月十五日,爭論了八年的《長照服務法》(以下簡稱長照法)終於在立院眾多的政治操作下三讀通過,未來若身心失能六個月以上,需要醫事、生活長期照顧的失能者與家屬,可以透過長照機構的協助,獲得基本的長照服務,也能透過統一資訊窗口,聘雇專業長照人員和外籍看護。
而所謂的長照法,實質的服務到底是什麼?衛福部護理健康照護司司長鄧素文表示,「過去臺灣長照機構分屬於不同法規,像是榮民之家屬於榮民輔導條例管理、老人之家則是老人福利法等,沒有統一的管理和資訊整合,民眾容易混淆,因此長照法通過後,就能確立長照的法源」。
另外,由於手續便利,聘請外籍看護工照護失能者,在臺灣早就隨處可見,但是,聘請到是一回事,聘請後的照顧又是一回事!曾聘雇外籍看護照顧中風女兒的林太太說:「我們曾聘雇來自印尼的看護工,但是我們在基本的中文溝通上就遇到困難,時常雞同鴨講,而且在協助復健等方面似乎也很生疏。」由於臺灣多數直接向仲介申請聘用外籍看護,如果仲介不能確實要求看護的專業性,對於患者、家屬來說,也是種傷害。
而針對外籍看護聘雇,長照法規劃,以後除了自行聘雇外,也可以透過長照機構幫忙聘請和補充訓練,除了讓居家服務機構可以協助監督外,在外籍看護休假時,機構也會另外派照護人員,讓服務零空窗。
「久病床前無孝子」這句話,一直是養護關係中的一大缺憾!為了有效解決這項社會問題,長照法的另一個特點,就是將失能者的家屬納入喘息服務,派員教導家屬該怎麼與失能者相處,慢慢提升家庭的照護品質。

長照服務法是空法

看得到吃不到?

長照看起來計畫甚大,不過,有意思的是,當長照法三讀通過後,在野、民間團體群起發聲,多以「空法」打臉此法案。陳節如委員辦公室主任孫一信說,「目前的長照法就只是機構管理法而已。」其指出,長照法的財源根本不穩定,現在通過的發展基金五年一百二十億,主要用在資源建制,像是補助偏鄉的日照和家庭托顧、不易延攬長照人才地區加給、小規模多機能整合服務等,但被視為最關鍵的資金來源─《長照保險法》(以下簡稱長保法),依舊躺在立法院等待批准,若不通過,長照法等於是看得到卻吃不到。
另外,孫一信提到,待審的長保法問題很多,像是不分年齡,每年預計徵收一千一百億,用來當成長照的財源,「舉個例子,國民年金被保險人約有三百六十萬人,但沒有按規定繳的就有一半!如果長照法規定從出生就要開始繳費,對家庭來講也是一筆沈重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