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奔向老化 長照雙法到底在玩什麼

而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秘書長吳玉琴則認為,長照法用菸捐來補長照基金,並不是長久之計,應該加增遺產稅和營業稅,以應付數百億的長照預算。

王育敏:一百二十億基金+長保法

減輕未來長照負擔

當然,有人反就有人贊同!立委王育敏認為,臺灣預計二○二五年進入超高齡社會,但檢視現行的長照服務量能卻明顯不足,再加上生育率低、家庭結構改變,使得傳統的照顧模式逐漸淡薄,如果不慎重建構長照資源,就沒辦法趕上老化速度,會造成許多社會問題。
而朝野黨團針對五年一百二十億基金砲聲隆隆,王育敏坦言,「當然不夠用!」她強調,這一百二十億主要是建構基礎服務體系,像是偏鄉服務機構等,讓各地都有基礎的服務據點,等長保法上路後直接銜接財源,向全民健保的方向前進。
鄧素文說:「我們一開始就在考慮,到底要將長照分成一個法還是兩個法?」但考慮到城鄉差距和資源的不平均,如果一次性的推出法規,在沒有機構、人力的配置,成效真的有限,所以衛福部讓服務法先走,再透過保險法擴充財源。
「如果家中有入住長照機構的需求,每個月的固定花費相當可觀,但一般上班族的薪水平均二到三萬左右,負擔吃力,所以要靠保險的力量共同分擔」,王育敏分析。
根據目前長保法的規劃,被保險人自己負擔三○%、政府三○%,而雇主則須負擔四○%保費,但這樣的消息一出,工商團體依舊以背負勞保年金、縮短工時等因素提出反對聲浪,依照長保法仍躺在立院的前景來看,未來仍舊充滿變數。
專款專用 穩定長照財源

許多專家分享,日本介護保險是臺灣長照的借鏡,他們在二○○○年四月實施,規定四十歲以上的國民都需要納保。十三年過去,日本需要戒護的人數增加約二.六倍,介護的保險月費也從二○○○年的二九一一日圓,激升近五千日圓,再再突顯長照財政的沉重壓力。
鄧素文表示:「我們把長照財源分成三階段,一個是每年四十八億、已經進行到第八年的『長期照顧十年計畫』,第二個是一百二十億長照基金,而第三個是長照保險的一千一百億。」她認為,長照所需要的資源十分龐大,並非一朝一夕就能一次到位,是慢性而非急性的議題。但也因為如此,許多人會忽略長照對於未來臺灣會造成極大的影響,因此,長照的專款專用需要確立,才能有一定資金擴充資源和訓練人才。

子法未出爐 各團體憂心

如今,長照法雖然通過,並預計民國一○六年正式上路,但這只是初步的法規,子法空空如也。
問起上路前夕的子法規劃,鄧素文說,「現階段就是不斷的溝通。」她強調,衛福部在這兩年的準備期,除了與社福、商業團體討論子法外,也在衛福部網站設立「長照政策專區」,提供民眾抒發想法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