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


●讀此書像赤腳踩進潮水,速度不得不趨緩。潮水是海的說話:一碰就碎,隨即復原,成為整體。──孫梓評(作家)

●王鷗行是勇敢的作者,直探傷痛,創造一本滿浸渴欲與痛苦的書。他把屬於個人的、內腑的、情緒的東西轉化成一本令人難忘的政治化小說,而且確實──燦爛。它想影響讀者,一如書中主角小狗的情人、誕育他的人對他的深刻影響。──阮越清,普立茲小說獎《同情者》作者

●偶爾就會出現一個作者讓你屏息。我在讀《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身體裡幾乎沒有空氣流動。碰到這麼佳妙的作品,誰還需要空氣?──賈桂琳‧伍德生(Jacqueline Woodson),美國國家圖書獎得主

●一封並無打算寄出、傷痕累累、難以喘氣的情書。強有力地驗證了神奇與失落並存。非凡!──馬龍‧詹姆斯,曼布克獎《七殺簡史》作者

●這是我讀過最棒的小說之一。我一直期待我最愛的詩人能寫小說,願望成真。王鷗行是大師。這書是巨著。《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是對傷逝、困頓掙扎、身為越南裔美國人、康乃狄克州哈特福的一首謳歌,給文盲母親的一封頌謳體書信。許多頁被我折角,整本書都快崩了,真的。──湯米‧奧蘭區(Tommy Orange),《There There》作者

●用啟發、震懾、迫切、必要形容《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恰如其分,但是縈繞我腦海不去的是「赤裸露骨」:其中的情感就是這麼有力,讀完後你會覺得它直刮骨髓。王鷗行以詩人的精準審視:經驗訴諸文字能否成為溝通數代傷口的橋梁,又是否能被我們摯愛之人真正聽聞。──伍綺詩,《無聲告白》作者

●這本書就如書名所示:燦爛。它深度觀察愛,以多種形式表達其不可置信的痛心美麗。王鷗行的處女小說包含他所有的詩作力量,閱畢,我深信這只是他神奇才氣的冰山一角。──艾瑪‧史卓伯,《布魯克林倒帶青春》作者

●《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是我讀過最美麗的小說,文學驚奇。這書雖是寫給不識字的母親,卻拓展了我們以往對文學能帶領我們看見什麼、思索什麼的認知,它跨越國界、世代與類型的限制。它勇敢探索殖民史與個人史的複雜糾纏,使之具象化。也燦爛辯證:愛自有神奇轉化能力,欣賞讚佩必能勝過尖酸犬儒。──班‧能納(Ben Lerner),《Leaving the Atocha Station》作者

●小說甚少能得到「燦爛輝煌」、「非凡出眾」的評價,遑論處女作。謝謝你,王鷗行,寫出了燦爛輝煌、非凡出眾的處女作。──麥可‧康寧漢,《時時刻刻》作者

●《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是我最讀過最美麗的小說之一,一則文學驚奇,也是傑出的探討人性之作。它關乎我們是誰,如何能在自身的皮囊、彼此、世間找到自我:貨真價實的巨作。──麥克斯‧波特,《悲傷長了翅膀》作者

●小心,小說界闖進了一頭砲火猛烈的漂亮新公羊。王鷗行改寫了小說的定義。真是有幸拜讀。──黛西‧強森(Daisy Johnson),《Everything Under》作者

●王鷗行真是非凡新聲──才華洋溢。──安德魯‧馬(Andrew Marr),英國知名政治記者

●王鷗行的《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是本驚人之作,字字句句都標示他的詩人身分。──藍納弗(Marieke Lucas Rijneveld),2020國際曼布克獎得主

★媒體推薦: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