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棄兵:NETFLIX史上最強神劇經典原著小說

工友的身體有一邊比較胖,他的名字叫薛波,薛波先生。有一天,她被派去地下室清潔板擦,她拿著兩塊板擦對拍時,發現他坐在火爐旁的金屬凳,皺著眉,看著面前一塊綠白相間的棋盤。在應該擺跳棋的地方,卻放了一些形狀古怪的塑膠小玩意,有大有小,小的比較多。工友抬起頭看她,她便不出聲走了。
到了星期五,不管是不是天主教徒,每個人都吃魚。魚肉切成方方正正,黑褐色的裹粉乾巴巴的,還淋了像是罐裝法式沙拉的黏稠橘醬。醬汁又甜又難吃,但底下的魚更加難以入口,那味道讓她都快吐了。但是你得吃得乾乾淨淨,不然會有人跑去向迪爾朵院長告狀,那麼你就不會被收養了。
有的孩子一下就被收養走了。一個叫愛麗絲的六歲孩子,比貝絲晚一個月進來,三個星期後就被幾個帶有口音、外表體面的人收養了。來接愛麗絲的那天,他們走過宿舍,貝絲想伸出雙臂擁抱他們,因為她覺得他們看來很幸福,但是當他們朝她看過來時,她轉過頭去了。其他的小孩住了很久,知道自己永遠不會離開了,戲稱自己是在「服無期徒刑」,貝絲懷疑自己也在服無期徒刑。
***
上體育課很痛苦,如果那堂課打排球,就更苦不堪言了。貝絲永遠打不好球,不是拍得太用力,就是用僵硬的手指去推。有一回,她傷到了手指,嚴重到後來都腫了。打排球時,大多數女孩又笑又叫,貝絲則從不出聲。
到目前為止,喬琳打得最好。不只是因為她年紀較長,個頭較高,她永遠確實知道該做什麼,當球高高越過網子時,她不必大聲叫別人讓開,就能夠站到球會落下的位置,然後縱身一跳,手臂大幅度地平穩揮出,一個漂亮的扣球,有喬琳的那一隊總是贏球。
貝絲傷了手指後的那個星期,體育課下課後,其他人都衝去洗澡,喬琳卻攔下她說:「我示範給你看。」她舉起雙手,張開長長的手指微微彎著。「你學我這樣做。」喬琳彎起她的手肘,平穩地把她的雙手往上推高,捧起一顆假想的球。「試試。」
貝絲試了試,起初有些笨拙。喬琳笑著又為她示範一次。貝絲再試了幾次,動作變得好多了。喬琳拿了球過來,要貝絲用指尖接住,練了幾回,接球變得容易了。
「你接下來要好好練習,聽到了嗎?」喬琳說完就跑去洗澡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貝絲持續練習接球,從此以後,她不討厭打排球了。她沒有變得很厲害,不過那不再是她所害怕的事了。
***
每星期二,當算術課下課後,葛蘭姆老師會派貝絲下樓打板擦。大家認為這是特殊待遇,貝絲年紀最小,但在班上功課最好。她不喜歡地下室,那裡有股黴味,而且她害怕薛波先生。可是,她想了解他在那塊棋盤上獨自玩的遊戲。
有一天,她走過去站在他身邊,等著他移動棋子,他正摸著小底座上有一顆馬頭的棋子。他馬上抬起頭看著她,惱怒地皺著眉。「孩子,你想幹嘛?」他說。
她平日遇到人就閃,尤其是成年人,但這一次她沒有退縮。「這個遊戲叫什麼?」她問。
他盯著她。「你應該和其他人在樓上。」
她堅定不搖地看著他;這個人不尋常的地方,還有他玩他那神秘遊戲時的沉著冷靜,讓她緊緊抓住她要的東西。「我不想和其他人在一起,」她說:「我想知道你在玩什麼。」
他更仔細地看了看她,聳了聳肩。「這叫西洋棋。」
***
在薛波先生和火爐中間,有顆光禿禿的燈泡吊在黑電線上。貝絲小心翼翼,不讓她的頭部影子落在棋盤上。這是星期天的早晨,他們正在樓上的圖書館裡做禮拜,她舉手要求去上廁所,然後溜到樓下來。她站著看工友下棋,看了十分鐘,他們誰也沒有說話,不過他似乎接受了她的存在。
他一動不動地盯著棋子,一看就是幾分鐘,眼神好像他非常嫌惡棋子,然後從肚腩上方伸出手,用指尖夾著頂端拿起棋子,好像捏著一隻死老鼠的尾巴,這麼拿著一會兒,才把它放在另一個方格。他沒有抬頭看貝絲。
貝絲站在那裡,頭部的黑影落在腳邊的水泥地板上,她目不轉睛盯著棋盤,觀察著每一步棋。
***
她學會了把安神劑留到夜裡吃,夜晚再吃更好入眠。佛格森先生把橢圓形藥丸發給她後,她把藥放到嘴裡,藏在舌頭底下,抿一小口跟著藥一塊發下的罐裝柳橙汁,嚥了下去。當佛格森先生發給下一個小孩時,她就從嘴裡吐出藥,偷藏在水手領上衣的口袋。藥有一層硬殼,暫時放在舌頭底下也不會變軟。
頭兩個月她睡得很少。她會靜靜躺著,緊閉雙眼,想辦法讓自己睡著。可是,她總是聽到別床的女孩咳嗽、翻身或低聲嘀咕,不然就是值夜班的保育員穿過走廊,那影子掠過她的床,她即使閉著眼也見到了。遠處的電話響了,馬桶沖水了。不過最令人受不了的是聽到走廊盡頭辦公桌的說話聲。不管保育員對夜班管理員多麼輕聲細語,不管他們聊得多麼愉快,貝絲都會立刻緊張起來,睡意全消。她的肚子揪成一團,嘴裡有種酸澀的味道,那一晚是不可能睡得著了。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