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棄兵:NETFLIX史上最強神劇經典原著小說

那麼她會蜷縮在床上,讓自己感受肚子傳來的緊張震顫,同時明白這個感覺很快就會消失。她在黑暗中獨自等待,觀察自己,等待內心的騷亂達到頂峰。接著,她吞下兩顆藥,然後躺好,舒坦的感覺將如溫暖的海浪在體內擴散開來。
***
「你可以教我嗎?」
薛波先生什麼也沒說,甚至也沒有動一下頭,表示他聽到了問話。遠處傳來唱著〈收禾捆回家〉的歌聲。
她等了幾分鐘。她的聲音幾乎要啞了,但終究還是努力把話擠了出來:「我想學下棋。」
薛波先生伸出一隻胖乎乎的手,拿起一枚較大的黑棋,靈巧地拎著它的頭,放到棋盤另一頭的方格上。他把手縮回來,雙臂交叉抱在胸前。他仍然不看著貝絲。「我不跟陌生人下棋。」
乾脆的語氣讓她彷彿挨了一記耳光。貝絲轉身離開上樓去,嘴裡嘗到那討厭的味道。
「我不是陌生人。」兩天後她對他說:「我住在這裡。」在她的腦袋後方,一隻小飛蛾繞著光禿禿的燈泡盤旋,飛蛾的淡影每隔一定的時間就掠過棋盤。「你可以教我,看你下棋,我已經知道一些走法。」
「女孩子不下棋。」薛波先生直截了當地說。
她鼓起勇氣,向前邁了一步,指著一個圓柱形的棋子,但沒有去碰它,在想像中,她稱它為大炮。「這個是上下移動,或前後移動,只要沒有被擋住,走幾步都行。」
薛波先生沉默了一會兒,指了指上面有個像切開了的檸檬的那個。「那這個呢?」
她的心臟怦怦直跳。「走斜線。」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