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淇榜 讓閱讀渙散

陳淇榜 讓閱讀渙散

陳淇榜 讓閱讀渙散
「秀水明鏡-山寨魚」展覽現場。(攝影/張玉音)

對作品的凝視──此觀看的專注似乎是種觀展禮儀,甚至是無形的道德規範,總是定睛注視,希冀望穿藝術品及背後作者的靈魂。然而陳淇榜於「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的個展「秀水明鏡-山寨魚」,卻企圖不再重複凝視的觀看邏輯,而是巧妙製造不同意義的材質物件,讓觀展的閱讀關係渙散。展間分成兩區塊,以差異的場景語彙呈現,前區一不斷注水的洗手台上有著媒材灰屑,山寨巴洛克式的風扇燈旋轉著,及一橫槓於左右兩牆的木柱等細節設置,部分是藝術家仿造過去展覽的元素,部分是材質於他記憶之中存在的狀態,銘記著可見與不可見私密與公開的考古,這樣清晰與模糊交錯的難解,使場景化外於現實世界。「永遠拉開距離」來看待事件與物質的狀態,對他而言具有某重程度的吸引力。展場後區一具燈箱是他拍攝妻子范曉嵐作品及演員所呈現的家庭肖像照,藝術家提到「迴圈」的概念,「我們常說這個邏輯沒有意義,但無論家庭或創作本身常是一種迴圈,沒有答案,但並非沒有意義。」這種狀態極度日常,他以不迴避的姿態,在展場再現此狀態,並賦予其生命;但他又企圖於場景中製造超越燈箱語言,讓話語非在燈箱的呈現中終止,無論是角落組裝燈箱的材料、牆上的掛釘、隱約繪有邊框的白紙,皆暗示著除了現場其他無論是聲響、歷史等無形文本的存在,如同沒有被言說的註釋,「在想如何讓這樣滔滔的邏輯能再現的狀態,以材質部署出一場騙術,使閱讀的關係渙散掉,這是我此展一個小小的態度。」
本期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