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賢 季後賽系列-港都好男孩

李俊賢 季後賽系列-港都好男孩

李俊賢 季後賽系列-港都好男孩
李俊賢∣消高應 綜合媒材 190x190cm 2010 新思維人文空間提供

為何取名為「季後賽系列」? 李俊賢說,如將季後賽與李俊賢,兩字詞上方遮住,下方是幾乎相同的。他從年輕就很喜歡看棒球,退休後全職的創作即如同棒球例行賽結束,最後八強決勝般的季後賽,是全心力的創作。李俊賢在退休之後,創作上除了持續著對於土地與文化的熱愛之餘,創作上亦有了更多的開放與自由。

此次「季後賽系列-港都好男兒」展出作品均與海有關,一部分的作品描寫了不同情境下的水波、海浪,如《消高應》(瘋狗浪)中李俊賢觀察台灣在海流不定下不可預知反覆增生的巨浪,或如《水車姑娘》裡魚塭水車拍打出的細碎水花。李俊賢對於水、海的形象掌握,與他認為台灣人如何理解自身文化有強烈的關聯。另一部分作品則親密地結合了高雄海港文化與自身的生命經驗,在《港邊惜別之前往薩摩亞版》、《港邊惜別之前鎮漁港版》、《午夜入港》、《哈馬星1964》等,敘述了高雄從1960年代美軍來台後高雄海港從軍港、商港、漁港不斷地變遷的歷史演變。

李俊賢常在他的畫中做大量的「Hue」。Hue一詞對李俊賢而言有著獨特的思考,Hue是一種動作,一種以眾多隨機點狀連結塊面的突出裝飾,李俊賢認為台灣的風景很碎又很完整,就是要Hue了才會像台灣。

除了平面作品之外,此次展出作品中也包含著數件裝置作品,以美國艦艇錨與台灣常見的錨相結合的《Glocal》,以雙錨結合象徵著全球與在地的相互牽制;《底加丹力》(在這等你)則在救生圈中放入一個常見的木作矮圓凳,隱含港邊女人對出海男子的執著與期盼。在《靠北Hue》中李俊賢進一步地將Hue的動作化為時間的印記,在長條木板上有著他Hue的痕跡與Hue的時間。做為暗示,他也將台語的「靠北」一詞形象化地以指北針指示木頭放置方向。

李俊賢對字詞的創造同時表現在圖像與文字的思考中,依循著對於土地、文化的熱愛創造出屬於個人的符號印記。在《王見王Palafan》中,兩個頸掛獸牙、香蕉的原住民相見,中間有著「王見王」與「Palafan」二詞,「王見王」在象棋中即是「死棋」,是僅有一方能存活下來的狀況,而「Palafan」在阿美族語中則是人與人之間善意的交流,李俊賢將兩詞並置,並置台灣文化中的兩種語言思維。

圍繞著海也是圍繞著李俊賢成長的經驗,這是李俊賢對自身認同的思維與創作模式。在圖像、文字重複的變造思索中,在季後賽中持續地建構李俊賢。
本期其他文章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