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爾古納 葫蘆頭上的風車

看到了葫蘆頭山坡上的風力發電塔群,也就預示著快到額爾古納了。在葫蘆頭山頂上是連錦不斷的風力發電車,這裡是國家發改委批准的龍源額爾古納風力發電有限公司風電項目地。高大的風車成了額爾古納的新城市標誌,從四面八方進入額爾古納,首先看到的是這白色高大矗立著的風力發電塔群。

站在發電塔間俯瞰,美麗的邊陲小城,街道寬闊整齊,樓房錯落有致。山腳下巨大的河谷,視野極為遼闊,葫蘆頭河水就像一支水彩筆,在繁茂灌叢和楊柳濃陰中左旋右轉,將巨大的河谷描繪成如詩如歌的綠色畫廊,然後戀戀不捨流向遠方。

清晨的捕魚人,在冰冷的河中捕魚,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溫度和生活。額爾古納河裡有著著名的華子魚,油炸了吃非常鮮美。在拉布大林農場裡,幾乎家家有奶牛、羊群,生活壓力較小,閒暇之時就上山采蘑菇,或到河邊釣魚。這種生活,讓人羡慕,甚至有些嫉妒,外的紛擾,與我何關。無疑,簡單的人是最快樂的。

屯裡的「木刻楞」民居,是一種特殊的建築風格,有著獨特的異地風情。房屋用原木交錯疊建,原木之間墊有青苔或泥土,門窗邊框用彩色漆繪。家家窗臺都有鮮花,素色鏤空的窗簾配上三兩盆紅色、粉色或紫色的花,那種美麗很樸素,跟這裡的人一樣,向來客展示他們對生活的熱情。

我們住進了哈達圖牧場十一隊的一位鮮卑族後裔人家裡,這戶人家的籬笆牆裡也種著各種鮮花,還有向日葵,令人驚訝的是,居然還會架上一座秋千。女主人漂亮豐滿,是俄羅斯族人。夫婦倆都很熱情,很喜歡跟我們開玩笑,一直忙裡忙外地拿柴火燒火牆,修水管。

第二天離開時,居然連主人大名和電話號碼都沒有留下,真有一種描述了一部好電影卻說不出它名字的窘迫。

三和草原風雨間的彩虹

出城北走不久就能看見山頂上的廣播電視發射台了,我一直觀察著這一片地形,感覺只有爬上發射台的山峰方可通觀。上,立即上,因為西邊的黑雲已開始壓過來了,可幾乎七十度的大斜坡只能讓車趴在了半山腰。

簡單地收拾好行李,開始向山頂攀進,一路上天上烏雲閃電帶著雨點,地下的蚊蟲紛至全身。半小時後才氣喘吁吁來到額爾古納市廣播電視臺發射塔下,好在都是廣電系統的便於溝通,巧在發射站李站長也是個攝影友。

李站長讓大家趕忙架機,說一會可能會有彩虹出現。果真,雨後的草原上升起了一道彩虹門,跨越在綠草菜花山巒之間,霎間,景色在千變萬化之中,把天把地來了一個大換景。往往佳景就是出現在這奇奇怪怪、大起大落的特別氣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