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I與大數據卡位,Google布局能源產業

因為台灣智慧電表滲透率僅有0.08%,台電在立院備詢時被立委砲轟,原來安裝智慧電表的總體成本高達800億元,因此拖累布局進度。反觀Google在2009年就推出網路電表,2014年則砸下32億美元併購Nest團隊,2015年再推出管理計畫Project Sunroof,態度相對積極,究竟兩者的思維為何如此不同。

台電與Google雖然都積極布局能源管理,但兩者的思維與方法差異卻不小。台電以傳統「能源經濟」角度,探討時間電價、應需反應與竊電防治等議題,核心是「瓦特」(Watt),而且是減法思維,減少電力的生產配送與使用,最終目的達到節能效果,然後降低電廠的成本。

Google直接從「資料經濟」角度切入,核心是「比特」(Bit),採取的是加法思維,比如「如何刺激用戶產生更多關鍵數據?」,然後以機器學習與人工智慧為底層技術,提供產品。

Google從網路走向實體版電表,從用電數據走向發電數據。在家用智慧電表布局中,台電僅從硬體考量,布局智慧電表,讓時間電價政策更有效率。舉例來說,透過時間電價,降低用電尖峰的負載,並且導入需量反應,減少用電需求,減緩能源開發投資成本與降低供電成本是重要目標。

同樣是電表,Google先推行的卻是幾乎沒有邊際成本的「網路版」電表。Google在2009年推出網路電表服務Google PowerMeter,和北美電廠合作,從智慧電表接收資訊,讓網友在iGoogle程式中,可以即時監看家庭日常用電情況。這個計畫讓Google試水溫,一方面測探大眾對於自己監督家庭用電的需求性,一方面獲取相關數據。雖然這個計畫在兩年後關閉,卻讓Google省思,「要提供民眾足夠的誘因,民眾才會貢獻數據。」

三探能源市場,找尋供需誘因

2014年Google的Nest併購案,則是Google從網路電表,走向實體電表的開始。Nest幫民眾調節用電尖峰與離峰時段電費,以節能省錢為誘因,讓民眾主動售出隱私的家戶用電資訊。Nest也開放平台提供API接口,允許第三方開發者串接。除了Nest,今年Google在年度I/O大會上發表新產品Home,更是Nest產品的「人工智慧升級版」。藉由直覺性的OK!Google語音互動,讓民眾操作家中電器,如此一來,數據的獲取量更龐大與多元,還可能走出家庭,進而管理電動車的能源。

2015年,Google跳脫用電數據,走向「發電」數據。「Google在2015年推出 Project Sunroof專案。民眾提供家中電費帳單,Google提供Google地圖服務的3D模組,計算若在家中裝設太陽能板,考量在地氣候、屋頂角度、附近樓高與樹木等影響發電轉換率因素後,安裝太陽能板後到底能賺多少錢?透過這個專案,Google不但先知道哪些民眾裝設太陽能板意願較高,就連民眾的投資報酬效益也知曉。

AI在Google能源布局扮演要角 人工智慧也在Google的能源布局裡面扮演重要角色。根據中國媒體《36氪》報導,「Google已經將一套DeepMind AI系統部署到數據中心裡面,用來控制數據中心的服務器和製冷系統等部分組件來減少能耗,實現了幾個百分點的能耗節省。可不要小看這幾個點,Google在2011年揭露其數據中心的電耗時,就已經相當於20萬戶家庭用電量了,而2014年的數據是4,402,836MWh(兆瓦),相當於366,903戶美國家庭的用電。」

除了智慧電表,Google也致力於再生能源的發展,自2010年起便在美國、歐洲與拉丁美洲等地區購買再生能源,全球購買量至今已超過2吉瓦,Google也因此成為全球最大的非公用事業認購公司。而Google也希望能與台灣政府與產業界合作,分享Google在全球再生能源認購計畫的經驗。Google資料中心能源與設址策略總監德瑪希(Gary Demasi)表示:「我們希望Google的整體營運能達到100%的再生能源使用率,以兼顧企業營運效益和社會責任。若要創造出穩健的再生能源市場、刺激自願性需求,關鍵便是確保用戶在取得再生能源時能有一套具公信力的標準驗證和衡量機制。對於能和CRS合作我們感到十分開心,這將為台灣、甚至亞洲欲購買再生能源的用戶建立起全新契機。」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