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與科技的親密相伴、人工智慧的終極想像—慾望科技

「情慾是吃飯運動睡眠,原是必需。調情像呼吸飲水洗澡,何用准許。」知名作詞家林夕在〈花樽與花〉這首歌裡寫得直白卻有理,情慾是人性最深的慾望,也是最不可說的秘密,她露骨又曖昧,讓人愛也讓人焦慮。人性與科技向來彼此糾纏,相互影響,送走了VHS、0204、聊天室,迎來了直播、VR、人工智慧,未來科技又將把情慾帶往什麼境界?

性及情慾,不僅是人之本性,也一直是人類創作、創意的繆思女神。古早時候的春宮圖、淫書,藏在床底下的花花公子或閣樓雜誌,到了近代有了科技的助陣,人類對情慾的想像及實踐都有了極大的改變,錄影帶、拍立得的風行一時都與性脫離不了關係,網際網路普及之後,成人電影(Porn)網站多得無法細數,專門研究網路流量的工具SimilarWeb在今年5月公布一份數據,全球前300個熱門網站中,有11個是色情網站,其中知名的PornHub排名23,比一些大夥耳熟能詳的網路巨頭如eBay、MSN、Netflix都還前面,不知道科技大老溫尼格(Devin Wenig)、納德拉(Satya Nadella)、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有什麼感想。另外約炮軟體、打擦邊球的直播、Sugar Daddy與Sugar Baby的當代情慾故事也都在你我的周遭上演。

繼網際網路之後,我們又正在目睹一個科技改變人「性」的時刻。

近兩年許多前衛科技開始走進現實,例如虛擬實境,很多人可能沒玩過一場VR遊戲,但已經看過數部VR Porn,不僅成人影視業者興趣勃勃,也吸引了不少新創公司開發能與VR Porn同步互動的成人玩具,觀者的感官刺激提升到嶄新局面,包含了視覺、聽覺及觸覺。

另一個熱門的議題是機器人,機器人除了替代人類執行危險的、髒污的工作之外,陪伴型機器人、服務型機器人也都陸續出現,性服務也是其一。早在2001年上映的電影《A.I. 人工智慧》,男星裘德洛就是飾演一名牛郎機器人,愛爾蘭高威大學(NUI Galway)法律系教授達納赫(John Danaher)認為,性愛機器人收費較便宜、能減輕客人的心理負擔,也有助減少人口販賣、性奴等問題,「他們將是性工作者的完美替代品」。

美好想像情慾的論戰

科技向來是一個中性的工具或平台,情慾在上頭的展演多半是私密、不可告人,但隨著社會對性的態度轉為開放,不僅情慾的表達從隱晦、暗示逐漸變成直接了當,例如目的明確的包養網站、直播,而且科技的涉入程度也越來越高,成人玩具強調聯網後,可以與伴侶或是陌生人來場遠端性愛,戴上VR頭盔,沉浸在虛實空間的時刻,令人感覺情慾自由飛翔,那人工打造的佼好面容與體態,再搭配AI、機器學習,機器人成了人類心中理想的女友或男友。

但未來的慾望世界真是如此美好嗎?不論是社會道德、電子毒品、人際倫理、個人隱私等等面向,我們對人最內心的渴望,人與人彼此間的關係,似乎都遭到重大挑戰。

在一個陽光普照、井井有條的世界裡,名為Synth的機器人替人類完成了不想或不願的工作,不論是枯燥的如居家打掃、賣場上架貨品、居家看護,還是聽起來沒那麼高尚的,噢,是的,他們也成了性工作者,但其中一個她,卻有了感情、知覺,面對日以繼夜的接客、羞辱的言行,她崩潰了,殺死了嫖客。這是歐美影集《Humans》的一段劇情。

上述這段劇情,聽起來很科幻,離你我現在的生活還很遙遠,但未來總在不遠處。2010年一家取名為真實陪伴(True Companion)的公司推出了全球第一台性愛機器人Roxxxy,接著又推出男版性愛機器人Rocky,訂製價為9,995美元。六年後,隨著機器人相關技術突破或成本下降,性愛機器人的討論又浮上了檯面。
有人認為,性愛機器人其實就是矽膠娃娃,如果你不反對矽膠娃娃,為什麼要反對性愛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