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醫院心血管中心 張釗監 心血管疾病威脅,從未間斷

春寒料峭、氣溫劇烈變化是心血管疾病最易發生的季節,世界衛生組織指出,心血管疾病是造成全球死亡的頭號殺手,每年都有約1,790萬人死亡,是總死亡人數的31%。從國內資料來看也是如此,衛生福利部2018年的死亡統計顯示,心臟病是國人的第二號殺手,有21,569人因此死亡,如果再加上腦中風、高血壓、糖尿病與腎臟病等血管性疾病,每年更有53,977人死亡,遠遠超過癌症的死亡人數。

近幾年,就有不少名人因為心臟血管疾病而突然驟逝令人不捨;尤其,在新冠疫情肆虐下,也加重了致命風險,實在輕忽不得。

心臟內科像是內科中的外科
心血管問題複雜,對各醫院而言也是資源匯集最多的科別,以一名心肌梗塞的病患為例,從急診到心導管室,再進入加護病房、普通病房直到出院,要歷經包括急診醫師、護理人員、導管室團隊、加護病房醫護人員、復健人員及營養師等超過十幾個單位,完全需要分工細、又高度合作下,才能成就的工作。

而心臟加護病房則是一個與死神拔河的地方,與心血管病患接觸最密切,也可能是最短暫或最長久的科別。國泰醫院心臟加護病房主任張釗監回想從醫之路的初心,認為「以病人為中心的治療,才是最好的策略。」

張釗監從小在雲林鄉下長大,高中隻身來台北念書,他說自己選讀醫科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家裡有人生病,成績又剛好能念到醫學系,所以就選擇從醫了。」外表斯文、個性溫和的他,自醫學院念書開始便積極參與醫療服務相關的社團,寒暑假也積極申請到偏鄉如南投信義鄉等山上部落,甚至是彰化大城鄉等沿海偏鄉進行醫療志工行列,「那幾趟服務過程,真的有點震撼!」

或許也是看過偏鄉需求,於台大醫院實習後,他毫無懸念地選擇了國泰醫院心臟內科。「當時正是心導管發展的時代,心臟內科又類似如『內科中的外科』,很符合我對醫生的想像。」張釗監認為,心臟內科可以瞬間解救患者的病況,而能立竿見影看到成效,是選擇心臟內科很重要的關鍵。

從醫初衷要以病人為中心
從醫25年,一路以來診治過數以百計、千計的心疾病患,對於生離死別也特別有感。「以病人為中心的治療模式,對病患才是最好的,簡單說,就是要有同理心。」張釗監說,隨著資訊日益發達,多數病患或家屬都有各自想法,已經不像過去一樣,單純希望醫師一定要救到底才行。「有些病患甚至會自己提出:『不想那麼艱難地活下去』的想法。所以,如果沒有以病人為中心,就等於違反他的意志,反而會成為不必要的醫療行為,造成病患與家屬,甚至社會資源不必要的支出。」

部分心臟疾患也像慢性病般,病患是跟著醫師門診二十多年不能間斷,幾乎是從中年直到老年。令張釗監印象深刻的是,曾有一名病患,年紀已經很大了,後期病況並不樂觀,從加護病房轉進安寧病房。在病患彌留的那幾天,家屬們都到場,患者也已經拔管;住院醫師當天預估可能一、兩個小時內就會離世,不過患者仍有生命跡象。「我那時上午有門診,想說中午休診時來看他一下,才剛巡房到患者病床前,回頭要跟家屬說明時,他就離開了。」冥冥之中,他感覺病患是在等著見他最後一面。

張釗監感嘆地說:「行醫到現在,跟病患的關係已經不再只是醫病關係了,更多像是朋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