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炎」知多少?舊醫學,新詮釋

本文摘自《常春月刊》472期

文/張金堅(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

在《大英百科全書》中有關醫學的章節裡,早在西元第一及第二世紀之際,即有記載羅馬醫師Celsus及Galen與「發炎」相關的敘述。「rubor et tumor cum calore et dolore」亦即「紅、腫、熱、痛」的意思,及至19世紀,德國病理學家Rudolf Virchow(1821~1902)首次利用顯微鏡觀察嚴重患者的發炎病變,另外,再由他的學生Julius Cohnheim利用科學的字眼,闡釋發炎的主要症狀及發炎過程。

他認為在發炎病灶處,因為局部血流量增加,導致紅、熱;至於腫脹,乃因局部聚集大量細胞及滲出液,導致局部疼痛,但其有關醫學的敘述非常簡單而且缺少分析。

前言
及至20世紀初,俄國微生物學家Elie Metchnikoff(1845~1916)才有詳細及重大發現,他在動物及人類學上,精心研究與探索,於其著作《發炎的比較病理學》裡特別強調,發炎是身體的組織對抗外來物,包括細菌、刺激物或組織受傷,局部產生的反應,可能是一種保護作用,除了局部血管有變化以外,更重要的是啟動中胚層細胞的吞噬作用,而且有血漿及體液之化學作用(圖一)。

「發炎」知多少?舊醫學,新詮釋

圖一:梅契尼科夫(Elie Metchnikoff,1845-1916),在其《發炎的比較病理學》闡述發炎理論,並於西元1908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

此一大發現,才開始有「發炎」的現代醫學,但最近100多年來,由於細胞生物學、微生物學、生化學已有相當進展,加上近30年分子生物醫學及基因體醫學的大幅進步,「發炎」這長達2000多年來的古老醫學問題,已有很多觀念上的重大改變,特別發炎反應的程度、利弊與局部及全身的關係,都有很多突破性及系統性的改變。舊有的醫學問題已有全新的變革,需要用更多及全方位的面向來詮釋與面對,本文乃收集最近與發炎有關重要醫學期刊,分析整理,做概括性的介紹,與讀者分享。

「發炎」的新概念
延續Dr. Metchnikoff有關發炎的重大發現後,相關專家學者仍然鍥而不捨研究與「發炎」有關的議題,事隔20年美國生理學家Dr.Walter Cannon又提出一個嶄新概念,他認為發炎可由外來壓力誘發,在正常生理範圍能夠應付的話,算是程度極輕的發炎,局部組織受到刺激,但仍能正常運作,而處於平衡狀況特別叫Homeostasis(平衡);如果刺激太大,或外侵物(如細菌、病毒、毒素)太強,則處於強度發炎狀態,已屬病理現象,在此狀況下,如果體內反應得當,仍可返回正常,如果反應不及,則發炎更形嚴重,可能影響全身,甚至造成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