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瞻科技董事長陳益世》因禍得福,逆境中的領悟

宇瞻科技是專業的記憶體模組供應商,現更積極擴展雲端及物聯網創新應用之領導品牌,跨足記憶體模組、工業用固態硬碟、消費性數位產品以及物聯網應用產品及服務。董事長陳益世一路和公司的團隊歷經多次的市場起伏,每每在困境中創造出新局。一年前他的健康突然出了狀況,讓他對於生命有另一層體悟……

即將邁入20年的宇瞻科技,現在的董事長陳益世回首來時路,將公司發展分為兩個十年,第一個十年(1997~2006年)是低頭苦幹,跌撞摸索,尋求穩健經營期,到了第二個十年(2007~2017年)是抬頭實幹,扭轉契機,創造品牌價值期。遭逢兩次市場動盪波折,嚴重折損,目前宇瞻科技以穩健的步伐持續獲利,並交出亮眼的經營成績,成為科技產業中的資優生。

陳益世曾為泛宏碁集團的核心成員,一路跟隨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全球布局的拓展腳步,成為旗下DRAM模組銷售事業體的大將。後因大環境變化多端,宏碁為專注品牌經營準備出脫該事業體,陳益世與內部幹部檢討後,決定自力自強,為尋求出路撐起一片天,重新定位宇瞻科技,正式獨當一面自主經營。

兩個十年,嘗盡經營甘苦

成立之初的頭三年,拜全球個人電腦(PC)市場需求上揚之賜,宇瞻科技透過上中下游的重新整合,提供完整的DRAM(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模組產品與服務,業績翻紅,營收表現亮麗。未料2000年PC出貨減緩,衝擊記憶體現貨價格,下跌幅度有如溜滑梯,原本64MB的DRAM顆粒現貨價從21美元,一路下滑到隔年的0.8美元價格,2001年宇瞻科技每股稅後虧損3.2元。

陳益世指出,最初宇瞻科技只有DRAM模組單一產品線,目標市場偏向消費品,於是決定增加NAND Flash(Flash Memory快閃記憶體)產品線,除可掌握未來商機,同時也可分散經營風險。幸運之神讓他尋覓到SST公司,再與宏碁以三贏策略聯盟方式引進新夥伴,開拓新商機、新市場,在雙產品線及逐步跨入工業用加值型市場後,終於有驚無險地化解第一次危機,Flash產品線也因此順利跨入美洲市場,為宇瞻發展注入活水。

然而,公司70~80%的營收比重仍來自起伏劇烈的消費品市場,業績數字漂亮,毛利率卻不高,嚴重影響宇瞻經營體質。2007年再次面臨DRAM大崩盤,這價格波動反應在公司的每股稅後淨利,從2006年賺2元,大幅衰退到2007年虧損2.94元,此時宏碁將持有股權完全釋出的決策,讓陳益世面臨公司存亡的重大經營危機。難道要認輸,拱手將江山讓給他人?陳益世相信天公疼憨人(他強調這憨人是指:用心、正面思考、肯堅持的人),一定有化危機為轉機的良策,果然在他積極遊說、務實分析下,宇瞻科技股東重組,企業好友、經營團隊及所屬員工願意投入資金跟隨他的腳步,認購宏碁持有股權,昂首向前闊步,擦亮宇瞻科技Apacer這塊數位儲存創新應用領導品牌。

培養接班人,不留一手

陳益世說危機就是轉機,只是面對兵臨城下的危機,壓力備增,所做的每一個決策都足以影響未來的發展,此時施振榮創辦人的座右銘「挑戰困難、突破瓶頸、創造價值」,常常縈繞耳邊,督促著他「認輸才會贏,接下來就是化險為夷,尋求解決之道」,幾經寒徹骨的磨煉,終於聞到梅花撲鼻的芳香。

2007年開始,宇瞻科技扭轉經營策略,放棄機會財,不再單純追求大宗標準品及業績量的成長,而是著重品質的提升,重視企業獲利能力。陳益世解釋,「DRAM價格漲跌起伏大,買進時機對,容易大賺,相對地,若是庫存量太高,跌價風險也會增高。以前庫存量有時高到我都受不了,負債比達到七、八成,很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