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茶金》真人版!北埔姜阿新洋樓,濃縮客家茶商回憶


洋樓見證大時代風華,無奈破產只能離去

洋樓本身藝術價值高,蕩氣迴腸的家族故事更增添其韻味。它見證大時代的風光榮景,姜阿新獨生女姜麗芝的訂婚儀式就在洋樓舉辦,冠蓋雲集,堪稱少有的盛會。

廖惠慶與姊弟及堂兄弟姊妹在洋樓度過美好童年時光。廖惠慶常聽到來往洋樓的外國人歡樂地唱歌,是她快樂的回憶;栽種奇花異草的院落,是他們玩耍地方⋯⋯

兒孫們最喜歡找阿公,「阿公喜甜,他的八腳床底下都會放整簍的荔枝,枇杷等水果,櫥櫃有點心,他慣常坐位都有一盒方糖,我們打架或摔倒哭了,就會去找阿公,他就會放一顆方糖到我們嘴裡。」離開洋樓後,廖惠慶最想念這段往事。

好景不常,由於茶葉跌價,姜阿新事業借貸週轉不靈,儘管廖惠慶之父、姜阿新招贅的女婿廖運潘擔任總經理,力挽公司營運,仍無法負擔,1965年姜家只能宣布破產,一代風華的洋樓,遭銀行查封。

那是個哀傷的一天。通常宣布破產場合,口出惡言、打起來都有可能,然而,廖惠慶說,員工卻都是靜靜流淚,大家敬重姜阿新,不捨這樣的結局,「有債權人還說不要利息,再給我們時間周轉,」可是廖運潘評估茶葉市場前途黯淡,已無力可回天,姜阿新打下江山,付諸東流,姜家也被迫搬離,另尋出路。

儘管姜家仍會定期回鄉祭祖,但每回經過洋樓,只能感受「最遙遠的距離」的酸楚。

大家庭擠進台北的小小租屋處,最落難時期,廖運潘為了家計,還曾一口氣身兼四職。

而姜阿新,「阿公絕口不提往事,他不會講以前豐功偉業」廖惠慶說,仍不時有老員工老朋友來看他,足見他仍受愛戴。

而母親放下千金小姐身段,很有危機感立刻教車繡、賣桶裝瓦斯補貼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