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圖/疫苗研發過程中,政府支持及足夠資金,缺一不可。取自shutterstock

不過有了充沛銀彈後,也要有強而有力的堅持和信念。無論政府、廠商及金主,都必須認知,一旦能研發出阻止全球疫情、拯救全球經濟,其創造的價值,遠比靠疫苗賺回的錢要大得多。也就是說,惟有在「先救命、再賺錢」的共識下,才能讓疫苗研發和生產撐到最後一刻。

因此,台灣如果要複製國外疫苗產業的成功模式,就得要先要確定是否擁有三力——政府力、資金力,以及共識力。

然而這次在新冠疫苗的商戰模式中,倒是有幾個成功的典範,足以讓台灣進一步拆解與模仿。

包括美國的「大藥廠帶領小研究室模式」、英國的「學術圈結合產業界模式」、南韓的「內需市場結合外銷市場」模式,以及中國大陸的「內需先行、外交接棒」模式。

美國模式〉大藥廠+小研發團隊,共創雙贏

BNT疫苗是德國BioNTech(簡稱BNT)與美國輝瑞製藥(Pfizer)各投入一半開發經費的研發成果,在開發初期由輝瑞承擔全部研發經費,BNT則在疫苗上市後向輝瑞分期還款。

換言之,美國的大藥廠並不拘泥於疫苗一定要自家研發,而是為了快,不惜跨廠、甚至跨國合作,將資金及相關能量挹注到千里之外的小廠,亦即是,為求成功,可以靈活調整策略。

輝瑞和BNT的靈活合作,不但讓疫苗能快速問市,他們所開發出的mRNA(信使核糖核酸),未來更可用於癌症藥物,因此,即便新冠疫情結束,未來仍商機無窮,那才是長期獲利的市場所在。

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圖/美國政府投注所有資源,催生救命疫苗。Flickr by Marco Verch 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