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選擇

有一天柏拉圖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愛情?蘇格拉底叫柏拉圖到花園去摘一朵最美的玫瑰花回來。但只准摘一次,且不得回頭。

花園是直線的,錯過花朵就看不到了。聰明的柏拉圖早知此花園只有8朵玫瑰,他用策略提高他摘到最美玫瑰的機率,前3朵玫瑰當成參考品,如果下1朵玫瑰比前3朵都美,就要馬上摘下不要猶豫。人生,就像機率遊戲,如何在未知下選出最美的玫瑰?如何用機率理解人生的排列組合?上述例子是台大學生林鼎棋、魏振宇及黃俊衡設計的機率問題,也代表這個世代對人生選擇題的想法。

人人都在苦惱人生,但如何談人生?文學大師余秋雨說,人生20歲,是尖利嘶鳴,因為身上壓了太多的重量,年輕人力氣不夠,尖利批判,要證明自己的存在;30歲,人生開始承擔重量,要指揮很多的生命,又要為生命負責,但這個階段的體會卻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孤立無援。

這個世代正進入「格差社會」。格差社會,是日本社會學者山田昌弘提出的關鍵字,代表這個世代年輕人的集體現象──升不了職、買不起房、結不了婚。「白努力」一族,更造成社會階層的不流動,在世俗眼光下,變成人生勝利組及失敗組二分,更衍生出貧者益貧、富者益富、中產階層消失的M型、甚至L型社會。

20歲尖利嘶鳴到30歲承擔重量,從來就是每個世代的青春。「格差世代」難道就沒有這樣的權利嗎?格差世代落入的成功,是舊世界的線性成功,人生邏輯是,好好念書就有好工作,有好工作就有好家庭,有好家庭就有好人生,這種從A到B再到C,如果沒有什麼意外,一切都是安全的、可安排的。

但是格差社會既然走到M型或L型盡頭,代表過去工作、財富人生勝利組信仰的成功,已出現結構性斷軌。如果你還在ABC線性思考裡找答案,可能很難有解。

現實打破了你的魚缸,看似惶惶,但如果舊世界已去,將你放生大海,代表你有更多的選擇自由,「格差世代」必須理解的全新命題是:你如何重新定義成功?如何重新想像你的人生?定義你想要什麼,用機率聰明選擇人生?

選擇自由的年代,沒有標準答案

過去我們熟悉有標準答案的世界,那是因為來自學校幾何證明、理化解題強調的科學思考。其實在「人生」這件事上是哲學思考,根本沒有標準答案。

一旦沒有了標準答案,你該怎麼定義你的價值觀?經濟成長真的無極限嗎?工作只有魯蛇和溫拿嗎?財富多少才夠?社會一定要走線性安全路線嗎?政治難道也只分藍綠不分正義嗎?
行動版 電腦版